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YOI/オタユリ/奧尤】能夠傳達之事

  那是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早晨,即使輾轉世界各地訓練與比賽,哈薩克春夏之交晴朗的藍天依然讓奧塔別克感到安心與懷念。他輕輕翻了個身,精實的上身在白色被褥間掀起了浪。他回過頭看了一眼還在熟睡中的那人,不禁勾起了微笑。

  散落在白皙臉龐前的金髮讓他聯想到其他宗教裡描繪的天使,但他們兩個都心知肚明那不是他;他是凡人,一個屬於他的、昨夜無數次同樣為愛張狂的男人。

  奧塔別克盡可能地不吵醒對方地下了床,隨意套上了昨夜匆忙間脫下的白色T恤和牛仔褲想著待會吃過早餐再和戀人一同沖個澡──

  光是想著心裡就如斯雀躍,他走進廚房拿出兩個小鍋子,一個滾起了熱水、另一個則開始煎兩人份的散蛋。

  香氣慢慢溢出廚房來到半掩著的寢室門口,伴隨而來的是端著盤子進來的奧塔別克,他將托盤放在床頭櫃上,壓低了身子在尤里耳邊說:「該起床了,尤里……」

  「嗯……」雖然香味和戀人的聲音早刺激著他的感官讓他的意識脫離了夢想,可是他還是沒有睜開眼睛的打算。

  「尤里……」他的大掌撫上了他的臉頰,身為溜冰選手的他們能夠擁有如此短暫的相聚時光確實是很不容易,他忍不住壓低了聲音,在他耳邊悄聲道:「men seni suyemin……」

  尤里忽然睜開那雙碧綠的眼睛,揪著衣領將人拉近自己,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奧塔失去了重心整個人朝他倒去。

  「笨蛋……當我聽不懂嗎?」起床的第一句話不是早安,竟是這樣的話語,以及主動獻上的唇。

  後來奧塔別克想了很久自己在這之前到底有沒有說過這句話,平常他們說話都是俄語和英語參半。當他在餐桌前想問的時候,尤里卻又岔開話題,耳根隱約紅透。

  尤里忿忿地叉了一口蛋,想起維克托和勇利知道他和奧塔別克在交往時,維克托多事地說:「雖然奧塔別克也會說俄文,可是母語才是最能深切表達自己感情的喔~」然後拿出了手機GOOGLE出哈薩克語的我愛你然後反覆播放。「像我也是先查過日文的我愛你喔~所以無論勇利什麼時候說出愛してる都沒有問題喔!」

  「吵、吵死了!」尤里彷彿又回到當下那個場景,不同的是這次手機裡的機械音換成了方才奧塔別克齒縫間滑出的氣音與咬字,不禁又紅了臉。

  「怎麼了,尤里?」奧塔別克抬頭,想知道戀人的思緒到底又飄蕩到了哪裡。

  尤里這才被拉回現實,然後咬了一口叉上食物,嘴硬道:「……我可是多少懂一些哈薩克語的。」

  聞言,奧塔別克不禁勾起笑容:「是是,剛才我已經體認到了。」

  他喝下一口他們都習慣喝的果醬茶,果醬在茶裡融得恰到好處,清甜在嘴裡瀰漫開來,令他又忍不住想起尤里的吻。


  (全文完)
  我要在這裡附上我查到的一首哈薩克文我愛你的歌!!歌手超帥!(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SRhfaDgFUM
 

评论 ( 1 )
热度 ( 12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