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刀劍亂舞】梅雨日長時(兼歌/雙兼定)

  已經接連下了好幾日的雨了,歌仙一得空的時間就是坐在廊邊,輕倚廊柱,或執一盞茶、或握一紙箋,嘴裡反覆吟詠著和歌。耳畔有雨聲淅瀝,恰好成了最適當的音韻節奏。

  或是雨小點的時候,他甚至不顧雨絲直接立在庭院中央,清涼的雨點落在頰上,或是伸手去接那綿綿的雨滴。正當所有人都因連日下雨而發愁時,似乎只有他一人是樂在其中的。

  「二代目……」和泉守看他這樣好幾日,總是拿不定主意也想不透──究竟淋雨有什麼意趣,下雨的溼氣對於刀來說是最不舒服的,即使現在是人的身體亦然。最後他總算鼓足了勇氣打一把傘悄聲走到他身後。

  「二代目,你這樣會溼透的,還有紙箋……」

  「不打緊,這只是草稿而已,我都記得的。」他頭也沒回,發現雨不再落在身上也僅只一瞬,繼續在這萬物美景間汲取任何一絲一毫的詩歌靈感。

  和泉守手足無措,也只能靜靜就這樣立在他身後為他撐傘,低頭是二代目鬆軟的紫色短髮,若從側邊轉個角度看又能看見他長長羽睫上掛著細細密密的水珠,彷彿再眨一次眼就會順著眼角滑落。

  「二代目──」他又嘗試再喊一次他的名字,雖然什麼都沒想好要說什麼。

  「嗯?」歌仙回過頭來,同色的眼眸直直望進眼底。

  「沒、沒什麼,我只是想跟你說,那邊有一隻好大的蝸牛……」

  歌仙的笑容漸漸歛起,然後後來發生什麼事和泉守不想多談了。

  現下和泉守窩在自己的房裡,哭喪著臉摸上有些脹痛的面頰。「二代目下手還是這麼不留情……」

  「和泉守先生怎麼了呢?」看見房門沒關,一顆小小的白髮腦袋瓜探進裡來,今劍紅色的大眼像是要沁出水來。

  「啊……沒什麼。」總覺得被短刀關心有點丟臉,即使他明明是整個本丸裡年紀最稚嫩的刀。「只是有點不知道什麼東西才叫做風雅……」

  今劍偏了偏頭,然後笑了起來:「不風雅的事情,想辦法讓他變得風雅不就好了嗎?」

  「嗯……?」他沉吟半晌,然後好像想到了什麼,開始忙活起來。

  晚餐時分,歌仙端了餐盤出來數了數席上的人數,卻就是少了一個,他皺了皺眉,讓其他人先開動,決定自己去找那個沒少惹事的傢伙。

  「和泉守、和泉守?」他輕喚他的名字,走遍本丸幾個長廊,最後總算看到一身濕的對方扭捏站在廊柱後頭。

  「你這是怎麼了。」他急著走過去拍去他肩頭的濕意。「忘了晚餐時間了嗎?」

  「那個、二代目,下午很抱歉……」

  歌仙這才恍然想起好像有這麼一回事,微微笑道:「我早不介意了,快來吃飯吧?」

  「我有東西想送給二代目……」

  「喔?」歌仙看著他從背後拿出一個小小的鐵籠,裡面全是帶著水意的各種花朵,藍的紫陽花、黃的月見草、白的吊鐘花……全部都擠在小小的籠子裡,不時還有綠葉點綴,然後他再定定神,看見了一隻蝸牛從花葉後面探出頭來。

  他不禁失笑,「你的心意,我明白了。」

  原本還緊張著的和泉守眼睛忽然亮了起來,「所以二代目願意接受這個禮物?」

  「這個嘛……」歌仙牽起和泉守沒拿籠子的另一隻手,「先去吃飯吧?」

  「嗯、嗯。」無論歌仙收不收下,總而言之他相信二代目懂了他的心情,他抬頭望一眼陰沉沉的天空,忽然覺得雨天也沒那麼討人厭了。 

  (完)

  感謝尾巴跟我臉銷維還有噗浪easy的點文
  先前提到的電子版會在研究系統如何使用以後盡快上架,屆時再請大家多多指教

评论 ( 2 )
热度 ( 22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