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刀劍亂舞】愛若鏡花水月-四(三歌)(演藝パロ)

  ※ 莫名的演藝パロ

  ※ 整個故事是三歌+兼歌,今次三歌回合,下次兼歌上線

  ※ 是個大坑

  那幾日歌仙睡前的娛樂活動除了一如既往地看書、在筆記本上寫下隨手札記以外,只剩下打開畢業以後就少使用的文書機,接上和青江借來的DVD播放機將那一疊戲劇看完。

 

  一齣接著一齣,從那人還不起眼只是配角的戲劇開始看起,光是看見他出場就能令他露出驚喜的神情;然後是他開始擔任主角的近期,歌仙不自覺數著他說話與沉默間歇的秒數與每一個呼息,而他的心情也不禁就如斯隨著起伏。 

 

  有幾天他都看得忘了時間,不習慣晚睡的他甚至被鶯丸看出睏倦和眼眶底下的青黑。 

 

  那好像是一個變得更冷一些的日子,歌仙離開茶室也剛巧有點晚。和鶯丸道別後走沒幾步路就看見一輛黑色轎車停在路邊。他只覺得奇怪,客人應該早都離開了,他攏了攏圍巾又往前走了幾步,經過駕駛座時忽然車窗搖了下來。

 

  「請問是歌仙兼定先生嗎?」裏頭傳來幾乎不帶任何感情的聲音。 

 

  「……是的,請問是哪位?」歌仙皺眉,有些警戒的同時轉念一想反正茶室就在旁邊,應該沒什麼大問題。 

 

  歌仙看著車裡的人,發現駕駛座竟是個白髮少年,對方轉了轉眼珠確認附近沒有其他人後才壓低聲音:「是三日月先生請我來的。」 

 

  聽到他的名字,歌仙的心跳不禁漏了一拍,也學著放輕聲音:「三日月……先生?」 

 

  「是的,請您上車吧。」對方的雙眼直直看著前方,戴著白色手套的雙手緊握黑色方向盤。

 

  歌仙無暇多想,沉吟大概也只是一秒的時間便坐上後座。

 

  車一路開往繁華的市區,蜿蜒的快速道路上全是閃爍的車燈,兩旁則是如星點的燦爛燈火。歌仙還在胡思亂想時車速已經減緩下來,停在一條乍看之下不很起眼的巷弄旁。還是對方的聲音將他從飄忽的意識間拉回來:「那間店就是了,請說是『明先生』的客人。」

 

  歌仙抬頭望向車窗外,定睛一看才發現是間居酒屋,不禁愣愣。

 

  「那麼我就送您到這裡了,請慢走。」少年的話語不容他再發愣,於是他下車,踏著有點虛浮的步子拉開拉門。

 

  「歡迎光臨。」女子的聲音冷脆傳來。裡面的氣氛安靜得不像是居酒屋,歌仙環顧四周才發現除了吧台的幾個位子,其他的空間大多是封閉的包廂。他咽了口口水,開口:「不好意思,是明先生找我來的……」

 

  身著和服的女子聲音不再冷冽,就連笑容都多了幾分溫度,朝他微微行禮:「請跟我來。」

 

  他訝異於這間外觀看上去不大的居酒屋實際上比想像中還要寬敞,大大小小的包廂和迴廊構成了建物,偶爾能看見端著精緻料理或者溫酒的女子穿梭其間。

 

  總算他們在一間深處的包廂前停了下來,女子輕輕道:「失禮了,您的客人來了。」便請他進去。

 

  歌仙脫下鞋子進去,正好迎上那雙幾乎能勾人心魂的眼。

 

  「哦呀,你來了。」語氣輕鬆得好像他們早約好了而非臨時碰面。三日月在白如瓷玉的杯盞裏注入溫酒遞過來。

 

  歌仙接過酒盞,兩人的指尖相碰一瞬,像是從那邊開始燃起了什麼,連同溫熱清酒一路沁入腸胃,身和心,甚至連臉都熱燙起來。

 

  上回三日月明明坐在他身側卻幾乎看不見他的神情,此時此刻他卻可以在兩人獨處時將他那張精緻得不像人間該有的臉看得仔細。

 

  「許久不見,歌仙最近都在做什麼呢?」

 

  「……看您演的戲。」忍不住就這麼脫口而出,說完之後整個耳根都是懊悔的紅色。

 

  「哦呀,歌仙平常就喜歡看戲嗎?」三日月似是有些訝異,然而微笑依然掛在臉上,眼裡閃爍過光芒。

 

  「也、也不是……」歌仙緩緩道出他這些日子看的三日月所演出的每一齣戲與感想,原本就屬文科的他對於這些文化相關的事情總是能夠說出些什麼。

 

  而三日月一直微笑著聽他斷斷續續的感想,一邊為他斟酒一邊看他侷促卻掩不住熱切的表情。

 

  歌仙只要一被對方那雙狹長的眼睛盯住就會差點說不出話,但他又捨不得不去看他,於是他勉力讓自己在停下來飲酒時鎮定下來,然後才繼續開口說話。如此重複幾次總算是將話說完了。

 

  「不知道為什麼,跟歌仙說話不需要多想什麼呢。」三日月撐著頭笑道,歌仙這才注意到自己擱在盞邊的手正被對方輕輕握著,可能是自己早已微醺又專注講話根本沒發現。

 

  他的視線飄忽向下,耳根比方才更紅了,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三日月這才移開手,「抱歉……時間也不早了,我會請他們幫你叫計程車,歌仙明天也有工作吧?」

 

  「啊、是、是的。」歌仙垂下頭。三日月同服務人員說了幾句話後,回過身來道:「能給我歌仙的手機號碼嗎?」

 

  歌仙沒料到會是這麼一句,反射性摸出口袋裡的舊式手機,三日月瞥了一眼,然後在自己的智慧型手機裡輸入他的號碼。

 

  「那麼,下次見了,歌仙。」那名穿著和服的女子再度進來領著歌仙穿越長廊離開。

 

  直到坐上計程車時,歌仙發現手機裡有一封剛傳來的簡訊。上面只有一句話:「我說過,我一定會抓住仙女的羽衣呢。」

评论 ( 2 )
热度 ( 11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