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刀劍亂舞】十五夜,月圓夜(三歌)(中秋極短篇)

 
  ※ 總之是個六百字的短文,後繼無力,查不到適合的和歌,請讓我達成日更的成就。

  ※ 我家歌仙真的在小夜出去以後狂重傷,ㄎ一ㄤ到我覺得這位細川大小姐就是魂不守舍,無須多言。


   入秋後,長月的第十五夜,歌仙不能否認他的興致高昂,早早準備了月見糰子的材料,預備和好不容易作為附喪神再次在本丸重逢的小夜共度難得的日子。然而小夜卻執意在前一天踏上修行的旅途,他無從置喙,只能目送他離開本丸。
 
  院落裡的紅葉漸次地染上秋色,明月高掛在漆黑穹頂上。他將做好的月見糰子分給本丸裡的所有人,大夥或聚或散,仗著賞月的名義飲酒鬧騰一陣也就各自散了。
 
  數不清是第幾次無聲的嘆氣,歌仙隻身一人坐在緣廊上,還沒有就寢的打算,只是想著小夜稍早送來的那封信。
 
  「歌仙。」低沉的嗓音響起,碎裂寧靜的深夜。
 
  他嚇了一跳,回過神發現三日月端著淺盤與酒盞在自己身旁優雅坐下。
 
  「三日月殿,晚安……」他點點頭,作為招呼。
 
  「是在想,小夜的事情嗎?」三日月傾斜酒瓶讓杯中液體注入杯中,一開口便輕易點出他的心事。
 
  「……」
 
  「昨日你出陣的時候,反常地踏空了一個步伐對吧?」
 
  歌仙愣愣,從沒想過自己的事會被誰這樣收攏眼底,有一種再不開口不行的直覺:「……只是單純地,想和重要的人一起度過而已。」
 
  三日月笑出聲,朝歌仙遞出酒盞,好聽的聲音再次喊了他的名字:「歌仙。」
 
  歌仙望向他,在那雙倒映著三日月的眸子裡看見了自己,一瞬間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何屏息了,許是那五官太過精緻,他的手自然抬起來要接過酒盞,卻撲了個空。三日月的手一鬆讓酒盞清脆摔在地上,酒液濺起灑在他們足袋上。而歌仙的手已經被對方捉住。
 
  他和三日月的距離逐漸拉近,近得他能夠感覺到對方的鼻息撲在臉上。
 
  「吶,歌仙。」他再次喊他的名,聲音裡是不容拒絕的從容。「也稍微注意一下、你身邊的人如何?」
 
  歌仙眨眼,一雙唇貼上了他的。


  (完)

评论
热度 ( 14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