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刀劍亂舞】即使天無雨(兼歌/兼定組)


  「……有想要拜託您的事情。」晨起,審神者拉開自己的房門,便見得小夜堅決的身影立於門前。
 
  「啊啊,我明白了。」歌仙才服侍審神者更衣,提著裝有換洗衣物的籃子走出來時馬上撞見這樣的情景。

 
  不需要多少思考的時間與餘地,他很快明白小夜的要求。本丸裡一把接著一把的短刀陸續踏上了修行之旅。而在池田屋大顯身手的小夜自然也有想出去修行的理由……他看了一眼小夜,手上的籃子幾不可見地晃了一下。
 
  「那麼,歌仙,你去送一送吧。我先安排其他部隊出陣。」審神者語畢,烏黑長髮隨著步伐搖曳,身影馬上消失在走廊的轉彎處了。
 
  「是的。」歌仙朝主人離去的方向欠身,然後回過身來幾乎無聲地問著:「無論如何,都要去嗎?」
 
  小夜點點頭,依然是看不出情緒起伏:「幾天就回來了。」
 
  作為近侍,和左文字兄弟一起站在本丸門口,目送小夜緩緩穿上旅裝束,最後歌仙遞給他一式手紙。手指相觸的瞬間有細微的溫度。
 
  「謝謝了,之定。」小夜抬頭,輪流和兩個哥哥打過招呼,然後便頭也不回踏出本丸大門,木屐的咔咔聲踩著秋意的冷然離去。
 
  「即使是他,也需要有愛惜人世風雅的時間吧?」歌仙轉身,空落的情緒在心中逸散開來。
 
  *
 
  是夜,歌仙獨自坐在廊上,懷裡揣著一只玉壺,望著晴朗無雲的深藍穹頂,夜晚涼風颳得他身子略失溫度,脫口而出:「鸣神の   少しとよみて さし昙り       雨も降らんか 君を留めん……(隱約雷鳴   陰霾天空   但盼風雨來能留你在此)」
 
  「二代目,現在沒有下雨喔。」忽然一道聲音從身旁傳來,歌仙稍稍嚇了一跳,手中的玉壺傾斜了一點,連忙低頭檢查蓋子是否鬆開。
 
  「我可以坐這裡嗎?二代目。」得到一聲應允便在他身旁坐下了,和泉守也學他方才的動作,昂首望著月亮。
 
  沉默同秋天的涼意一齊瀰漫在他們之間,正是和泉守忍受不了,率先開口:「是御小夜的事情嗎?」
 
  「稍微有點……」歌仙垂下眼睫。「好不容易能夠再相見,以為在這裡的每個十五夜都可以一起……枉費了這麼好的月見酒……」
 
  和泉守看著歌仙臉上的落寞,有那麼一瞬間差點衝動將他擁入懷中,然而他硬是將那樣的情緒壓了下來。
 
  「那、那個,和歌什麼的,我也學了一點。」
 
  「喔?」歌仙好奇地一汪湖綠眸子看他。
 
  「那個什麼……鸣神の、 少し……降らずとも 我は止まらん 妹し留めば(完整句子為「鸣神の   少しとよみて 降らずとも 我は止まらん 妹し留めば」)(隱約雷鳴   陰霾天空   即使天無雨我亦留此地)」
 
  歌仙望著他支支吾吾,其實頂好看的眉毛數次蹙了又鬆,粉色的唇忍不住微微彎起。眼角瞥到了江雪左文字和宗三左文字似乎在庭院一角忙活什麼。
 
  「也是呢,和泉守。」歌仙望進了他藍得純粹的雙眸,輕輕將身體的重量望他身上靠了一些。「既然你在這裡,私藏的月見酒,就喝一點吧?」
 
  和泉守僵住,有些措手不及,不過看著對方嘴邊的笑意,忍不住也笑了。
 
  「不過──只許喝一點喔?餘下的要留給小夜。」歌仙忽然覺得,秋夜似乎不那麼冷了。
 
  
  (完)

  持續找手感,因為小夜極化而得的靈感
  和歌引用自萬葉集,因為言葉之亭使用過所以使用的是網路上差不多一致的翻譯
  如果明天有空會再更一篇三歌版本的中秋賀文(?

评论
热度 ( 14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