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刀劍亂舞】愛若鏡花水月-三(三歌+兼歌)(演藝パロ)


   ※ 莫名的演藝パロ

  ※ 整個故事是兼歌+三歌,今次青江也上線

  ※ 是個大坑

  附上上回阿婼的返圖Q///Q 認真畫了好幾個場景美到沒話說。附上原出處有大圖可看





  那晚,歌仙坐上電車再緩步返家,他不經意地撫過胸口,才確定自己的心跳總算是平穩下來了。
 
  當他看見摘下墨鏡的三日月的面容時,他相信他在那雙如夜色的眼裡望見了一彎弦月和自己的倒影──即使他如何說服自己於理上是不可能的──而他的心跳在那時也漏了一拍。
 
  「三日月宗近」,他記得是這個名字,被譽為日本五位絕色藝人之一。
 
  秋天的夜晚是有些涼的,他輕緩脫去羽織,不經意又想起三日月離去的話語。
 
  ──『如果是我的話,一定會抓住仙女的羽衣呢。』
 
  他泡了個比平時長上一些的熱水澡,而且連平時泡澡時看書的習慣都忘了,起身時看了一眼鏡子裡自己的臉,泛紅得厲害。但他卻在穿上寢衣後的第一件事是摸出鮮少使用的掀蓋手機,撥出一個很少打出的號碼。
 
  幾聲通話的嘟嘟聲後,電話另一側立刻傳來一連串的話語:「喂?真是難得啊~歌仙的身體想我了嗎?我是說耳朵喔,想念我的聲音──」
 
  「青江。」決定忽略大學時代室友一如往常的不正經話語,他喊了對方的名字。
 
  「嗯?承認了嗎?」
 
  「電腦要怎麼看影片?」
 
  ……
 
  *
 
  休假日,歌仙站在車站前,望著腕表上的時針已過了約定時間,留著一頭幽綠長髮的那人才慢慢從手扶梯上下來,還不忘朝他舉起手掌:「唷!」
 
  「……你遲到了十五分鐘。」歌仙挑起一邊眉毛,語帶不悅。
 
  「那是因為路上遇見了一個高中女孩的幽靈,不處理不行吶~」依然是大學時代就屢屢出現的幽靈話題,從他嘴裡說出來就像是今天天氣一般稀鬆平常。
 
  「……」歌仙抿唇,但對方馬上舉起手上的提袋:「吶,你說要看影片用的外接播放器,我可是帶來了喔,只要『插』進去就可以用了~」
 
  畢竟是有求於人,歌仙決定忽略他那總是聽起來意有所指的話語,努力舒緩表情:「真這麼簡單?」
 
  「說起來你的那台文書機沒換吧?」
 
  「……」歌仙點頭。要不是大學教授看見他那一疊毛筆寫得漂漂亮亮的幾十頁紮實報告呆了五秒,然後才告訴他以後的報告要用電腦處理,他根本不打算買筆電。
 
  「那就沒問題了,要找DVD的話,我們走這邊。」
 
  跟著青江的腳步,他們一拐彎沒多久就到了DVD店。琳瑯滿目的分類讓歌仙迷了眼,不禁愣在原地。還是青江先往前走他才吶吶跟上。
 
  「真難得你想看電影。」穿越過陳列光碟的架子,青江眼角餘光似乎瞄到了什麼,「啊啊~我先去那邊看看,待會結完帳門口見囉~」
 
  歌仙抬起頭,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幾個比較符合自己預期的分類位置,預料之外的,他竟發現某一區竟然掛著那人的名字,演出過的戲劇由舊到新排列了好幾層。
 
  他抽出最近一張,封面的三日月一身寶藍狩衣,舉刀望向前頭的畫面令他下意識忘了呼吸。
 
  等他走出店時,已經是四十分鐘後的事了。他的手上多了一個塞滿光碟的提袋,原本蹲在地上一副百無聊賴正想朝他發難的青江也嚇了一跳:「你怎麼突然對電影這麼感興趣了?」
 
  「……總之今天謝謝你了。」轉移話題,歌仙只想趕快回家觀賞舞台上的那人身影。
 
  「喂,我說歌仙。」
 
  「嗯?」
 
  「今天也陪你這麼久了,再陪陪我也不為過吧?我可是犧牲跟戀人約會的時間來跟你約會唷。」
 
  歌仙的衣角被他揪住,而他想借的播放器也還在對方手裡,於是他只能嘆口氣,無論對方話語的真實性,任憑對方拉著自己走進似乎是剛剛物色到的咖啡廳。
 
  甫站在門口,歌仙看裡面清一色粉紅系的裝飾就有種卻步的心情,而且外面還有不少女孩徘徊,不禁皺了眉道:「沒位子吧?」
 
  「唉呀唉呀~歌仙總是放棄得很早呢,我去問問就好啦~」青江走入店裡,留他提著袋子在外面等著。
 
  歌仙拿他沒輒,嘆了口氣的同時附近女孩的話語斷斷續續傳入耳裡:
 
  「裏面在接受訪問的是不是和泉守呀?」
 
  「和泉守?」
 
  「你不知道嗎?他剛出道沒多久,但是很有型呢──」
 
  「一定是啦!你看旁邊的人拿著他封面的雜誌呢。」
 
  正當歌仙覺得這名字似乎莫名熟悉時,青江輕快地在門口說了句:「兩個人有位子唷~快進來吧~」
 
  當菜單遞上來時,歌仙想都沒想就要了抹茶,倒是青江要了不符時節的水果聖代。
 
  「……怎麼吃那個啊。」歌仙忍不住問。
 
  「看起來很誘人啊~」然而餐點端上來後,青江只是吃了幾口就似乎毫無興趣,只是拿著湯匙有一下沒一下地擺弄著水果切片和漸漸融化的冰淇淋本體。
 
  「……這才不是抹茶。」歌仙嘗了一口端上來的飲料,臉色大變。「我要找店員理論。」
 
  「喂喂歌仙,那是抹茶歐蕾啦,跟你們茶室的抹茶當然不一樣啊~」
 
  「這種東西根本不配被稱為抹茶──」才站起身,咖啡廳後面的獨立空間方向忽然一陣騷動,然後穿越過女孩子嘰嘰喳喳的聲音是無比清楚的男聲:「之定!」
 
  聽見過去親戚間常被叫喚的小名,歌仙反射性順著音源看過去,黑色的身影不一會兒便晃到了自己眼前,而且激動地抓住他的雙手。
 
  「你是之定對吧?還記得我嗎?我是和泉守啊!」
 
  「……和泉守?你是……和泉守兼定?」剛才女孩間談論的名字從他嘴裡脫口而出,歌仙再度發愣。
 
  當年因記憶而模糊的、應該稚氣軟嫩的臉龐此時看上去竟俐落許多,帶有幾分英氣,連身高都抽高讓自己必須抬頭才能看清對方的臉。沒有改變的似乎是閃爍著什麼的眼神以及自信的笑容。
 
  「最近在做什麼?還好嗎?我一直想再見你呢,『二代目』。」十分自然地雙手搭在他肩上。
 
  「我在茶屋工作……」拿不定主意先回答什麼,只好先選擇最容易的問題。
 
  和泉守一直笑吟吟地,眼裡彷彿只剩下他,身後女孩的騷動聲愈來愈大,但他恍如未聞。他瞄到歌仙椅旁擺放的袋子:「喔喔!你也喜歡三日月先生嗎?我也想朝他看齊呢──對了,我現在跟他同一個經紀公司喔!現在是偶像歌手!」
 
  「真的是和泉守本人吧?」
 
  「太棒了!我要找他簽名!」
 
  「那個人是誰?不是藝人吧?」
 
  「兼さん、兼さん!」忽然一個嬌小的身影越過圍觀的女孩們迅速擠了過來,「我們得快點走了,車子已經在門口等我們了。」
 
  「欸──可是──」和泉守還想再說,但馬上被對方的積極行動拉走。
 
  那個嬌小身影推著對方往外移動,忽然回過身來遞來一張名片:「你好,我是兼さん的經紀人,這次真是失禮了。」然後輕輕點了個頭,兩人便雙雙消失在人群裡了。
 
  「熟人嗎?」青江的聲音傳來,歌仙才回過神。但他還來不及回答,青江便提起袋子說:「我們還是先走吧。」
 
  歌仙望了一眼四周,沒追出去的女孩的目光都朝自己上下打量,難得地同意了青江的建議。

  (續)

  在我心中歌仙一定是個科技白癡。
  然後關於青江是歌仙大學室友的設定,和尾巴也討論了很多,希望以後也有機會寫出來。
  兼桑是在咖啡廳接受雜誌訪問的,設定是剛出道不久不過在一些年輕女高中生之間頗有人氣XD
   接下來要優先寫日鍛三的正稿了,希望可以在課業工作間活下來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