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刀劍亂舞】愛若鏡花水月-二(三歌?)(演藝パロ)

 ※ 莫名的演藝パロ

 ※ 整個故事是兼歌+三歌

 ※ 是個大坑

 ※ 感謝阿婼被我推下坑,還幫我畫了圖(大哭)附上原連結


   原本平凡無奇的像是一池靜水的日子,歌仙在換上日式衣服回到茶室大廳時,就這麼被一只信封擾了波紋,從此可能再沒停歇。
 
  「歌仙,有署名給你的信。」鶯丸將信和今日客人的預約名單一同遞給他。
 
  「信……?」若是和工作有關,寄來茶屋的信件收件人多半寫上他們茶屋或者鶯丸的名字,鮮少這般如他手上這封指名道姓直寫給自己。
 
  「而且是人特地送來的──」鶯丸側過頭思考。「白色的頭髮,一身黑色西裝,臉上沒什麼表情……記不太清了。」
 
  歌仙先睨一眼今天的客人名單,一如他所期望的,和先前確認過的相同。然後才將信抽出放在名單上,端正的字體明明白白寫著自己的名字,其他能夠辨識出送信者是誰的線索一點也無。
 
  白皙的長指信手拆開,裏頭並不如預期所想是廣告或者信箋,卻是一張寫著時間地點的票券。
 
  「這……」
 
  愣愣望著白紙黑字,他將票券拿近了點細讀。劇目寫著「羽衣」,是著名能劇團的演出,再凝神一看,其他資訊除了時間地點外,竟是前排最中間的位子。
 
  他忍不住吸了口氣。
 
  「吶、結果是什麼?」
 
  歌仙愣愣,將票券遞到鶯丸面前。對方抬起淺綠色的眸子望了一眼,倒也沒有太過驚慌,立刻明白了歌仙的躊躇:「如果是禮物,再怎麼說也得向對方道謝──那天的預約我會盡可能排早一點的。」
 
  「……謝謝。」是啊,就算不知道去了能不能見到贈禮的人,但至少不能辜負他人的心意。更何況──能樂也是他所喜愛的,沒什麼拒絕的理由,只這張票券的實際價值令他誠惶誠恐。
 
  疑惑猶疑的日子持續了幾天,他的日子依舊沉浸在茶香之中。演出當日鶯丸依約只替他安排了早上的客人,因此下午他是從家裡出發的,他一身外出用的和服,因應秋天的薄涼又多披上了羽織,才搭車前往劇院。
 
  他比開演時間早了十五分鐘抵達,劇院人員為他拉開觀眾席的大門,皮鞋踏著柔軟的紅毯走到座位,不禁讚嘆這樣位子的距離能夠好好地將演員的表情收攏眼底。
 
  他沉靜等待,無論內心是否還存著好奇或不安。當下的他難以分清究竟期待的是劇目還是贈票人的真面目。然而待得席內的說話窸窣聲漸大,幾乎每個位子都有人就坐,甚而至燈光漸暗,他右側的座位依然空著。
 
  歌仙將節目單闔上,淡雅的木香從他身側瀰漫過來,同時聽得耳邊傳來似乎聽過的聲音。「哦呀,能夠再見真是太好了。」
 
  明明燈光已暗,側過頭來摘下墨鏡的男子眼睛裡卻似乎爍閃光芒。
 
  「──」歌仙看清了對方的臉,不由得摒住氣息才想應答,能管笛聲卻已奏下。
 
  對方似是用唇語說著:「好好享受吧。」他才將視線轉向演員依序出場的舞台之上,即使他開始想像身邊的這個男人若也站在舞台上究竟是怎樣的風華。
 
  一小時多一些的劇目,並不算是太長。然而這頗有名氣的能劇劇團的演出依然不負眾望,最終的掌聲熱烈,坐在前排的歌仙甚至能夠感覺到如雷掌聲從自己背後如浪潮一波波襲來。
 
  「──很感謝您今天的招待。」他趁著掌聲時間朝身側男人開口。
 
  「這是回禮。」男人微笑,「很抱歉不能多作停留,下次再見吧,我也想聽聽你的感想呢,歌仙。」
 
  男人站起來,隨後又忽然轉過頭來,輕輕道:「對了,如果是我的話,一定會抓住仙女的羽衣呢。」然後身影便緩緩消失在依然鼓掌的人群中。
 
  歌仙愣愣,再也沒有機會說出任何一句回應的話語。
 
  *
 
  三日月回到事務所,沿著走廊走著,迎面而來的是一高一矮的身影,似是嚷嚷著什麼,但他並沒有聽清──於他而言,總是有許多不必聽進的話。
 
  然而對面兩人見著他,立刻停下腳步朝他打招呼:「您是三日月先生吧?您好!」 
 
  「三日月先生您好,很抱歉唐突了!我是堀川國廣,這位和泉守兼定的經紀人。兼さん很欣賞您的演出,目前才剛出道,請多多指教。」名為堀川國廣的那人比身邊的人矮上不少,卻在極其適當的時機雙手朝自己遞出名片。
 
  他伸手接過,「和泉守……兼定嗎?」順帶掃過一眼留有一頭黑色長髮的少年,輕輕點了個頭。「幸會了。」
 
  「失陪了。」語音才落,他便邁開步子,輕巧地閃過兩人。


  (續)



  感謝尾巴跟我一起討論能樂劇目,附上能樂劇目的日文網站簡介,youtube上有完整的影片可以看。
  一言以蔽之是個難得的人類遇見仙女卻把羽衣還給她讓她回天上的故事。

评论 ( 1 )
热度 ( 14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