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刀劍亂舞】最不風雅的吻(兼歌/兼定組)

  ※ 小段子


  「吶,二代目…」今天的第五次,和泉守這次挑在田當番時又拉長了聲音喊道,將頭擱在鋤柄上。

  「有什麼事嗎……」歌仙不打算回頭,因為他早就知道對方要說什麼。

  「真的不可以嗎…我們不是在交往嗎…」明明那個晚上他沒錯看那個微側的臉輕輕頷首、雙頰上的微紅也讓他用力將他擁入懷中,當然最後被狠狠推開又是另一回事。

   「交往什麼的…」歌仙聽見關鍵字忽地回過頭,臉上泛著不知道是因為天熱還是因為其他理由的紅暈,然後他又用力撇過頭。「明明是刀,這樣太奇怪了…」


  「可是現在我們明明就用腳站在這裡啊…!」和泉守手一放,鋤頭直直墜落田地,步子往前一踏拉住個子比他略矮一截的二代目。

  「你做什麼…放開…」突然被擁入懷中,歌仙一驚,不禁縮了縮,然後反應過來:「都是汗…不要靠過來!」

  「才不放。」和泉守將臉埋在他肩頸旁,微濕的黑色髮絲剛好蓋住他的臉,聲音悶悶:「二代目如果不喜歡我,直說就好…這樣反悔…」

  「……」歌仙沉默,卻讓和泉守更加緊張,不敢抬起頭,鼻息在他的頸邊紊亂。

  「…敗給你了。」歌仙小小聲地說,然後猛地拍了他的頭一下:「把頭抬起來!」

  「……?」和泉守還愣愣,反射性地抬頭,瞬間衣領卻被歌仙向下拉,隨之而來的是臉頰上的柔軟觸感。

  「……這樣可以了吧。」歌仙趁他還沒反應過來時馬上背過身去,不想被對方看見自己此時的表情。

  「二代目──」這才明白剛剛是什麼的和泉守大喊出聲,腳步才要再往前踏去馬上被喝止:「再過來今天晚餐沒你的份!」

  「欸──怎麼這樣──」話語是沮喪的,但是嘴唇的弧度依然不可抑止地上揚。

  他深呼吸一口,大喊:「二代目,我最喜歡你了──!」


评论 ( 3 )
热度 ( 28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