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刀劍亂舞】愛若鏡花水月‧一(三歌?)(演藝パロ)

  ※ 莫名的演藝パロ

  ※ 整個故事是兼歌+三歌,不過本篇只有三日月和歌仙出場

  ※ 是個大坑


  原本他以為他的人生就會這樣平淡無奇的度過。自歷史文化系畢業之後,理所當然地就著自己對茶道的研究與從小耳濡目染培養出的技術,進入了學長所經營的一間茶室工作,提供一般民眾相關的茶道課程與體驗,或者更正式的私人包場茶道筵席。
 
  浸淫在茶香之中,跪坐在榻榻米之上,僅僅是待在茶室就能給自己一種舒心安寧的感覺。工作的閒暇時候,執一卷和歌看上一晚,反覆吟詠白紙黑字裡穿越千古的深厚情致──他覺得他的人生至此大概別無欲求。
 
  「歌仙,明日有客人預約,要請你接待。」鶯丸在這天最後一堂的茶道課程結束,待歌仙離開方才的茶室走回園內大廳時,從預約名冊中抬起頭來說著。
 
  「啊、是。」歌仙摘下將瀏海夾起的紅色蝴蝶結夾子,預備換下衣服回家。
 
  「是藝人呢,要小心接待。」
 
  「唔?」
 
  「三日月宗近,你該認識吧?」
 
  「啊啊……」歌仙想了想,一個拳頭輕輕落在掌上,腦中浮現了個模糊不清的人影。「那個常演時代劇的?」好像還有什麼日本五名絕色演員之類的稱號的。
 
  「是啊,好像是為了拍攝廣告什麼的,先來我們這邊學習體驗一下……再怎麼說也是名演員,你也明白,沒什麼好張揚的。」
 
  「當然。」歌仙微笑,平時幾乎不關注這些演藝人員,甚至連電視都很少看,無論是誰理所當然都能一視同仁的。
 
*     *     *
 
  隔日,歌仙一如往常地提前抵達茶室準備,仔細洗滌一切的器皿,並且在花瓶內插上了符合時節的菊花,然後便是……等待。
 
  自然不能期望名演員能夠如其他客人一般早到,但是遲到似乎也不是一件足以風雅說嘴的事情。歌仙皺著眉坐在大殿等著,按捺下向鶯丸抱怨的衝動。
 
  待得時針又抖動了幾下,才聽見外頭的石板路傳來了細碎的腳步聲。
 
  「哦噠,真是很抱歉遲到了,我是三日月宗近的經紀人。」忽然拉開拉門,用快得令人忍不住吐槽的速度閃進門裡的男人有著一頭白髮金眼,俊美的程度似乎也不亞於他旗下的藝人:「今日還請多多關照了。」
 
  「是的,歡迎蒞臨,也請多多指教。」鶯丸有禮地鞠躬,歌仙抬起頭來,恰好和剛踏入門裡的男人對上眼。
 
  僅此一眼,他就明白為什麼這個男人在藝壇裡似乎擁有著屹立不搖的地位;即使他只是站在那裏一言不發,就足有一種惹人注目的氣質風範。而他走進來時的每一個舉手投足,都帶有某種優雅的輝華。
 
  「真是很抱歉,我是三日月宗近。」他傾身鞠躬,但馬上便被經紀人推去換衣服:「喂喂,都遲到了,還是趕緊換上會讓人嚇一跳的和服吧?」
 
  ……讓人嚇一跳、嗎?歌仙忽然不曉得該說什麼,於是他起身鞠躬:「那麼,我先前去準備了。」
 
  「那就麻煩你了。」
 
  確認過原先就讓它在火爐上煨著的釜中水溫還夠,歌仙正坐在茶具前,靜候客人來到。
 
  「很抱歉打擾了。」換了一身和服的三日月緩緩穿越過庭中,走進茶室。
 
  「您好,請坐吧。」歌仙再次鞠了躬。
 
  即使沒有抬頭,他也能夠感受到對方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即便平時自己為其他學生或客人沏茶時也總是如此,但他總覺得今天特別的難以專心……或許有些心浮氣躁了?這樣是不行的啊。
 
  於是他更專注在手上的動作,將精心配製的點心奉上,同時聽得對方好聽的嗓音傳來:「不好意思。」
 
  「……是?」
 
  「能麻煩你為我說明一下嗎?」
 
  「……真是很抱歉。」在心中暗罵自己的失格,不過他也不知不覺因為對方的開口與溫和的態度而稍稍放鬆了些。他盡可能不被發覺地低低吸了口氣,感覺到自己逐漸恢復平時狀態,開始細心地隨著茶皿在彼此手中傳遞間一一為對方介紹茶碗、沏茶、刷茶的步驟,以及如何品茶。
 
  三日月將茶碗捧在手裡,輕啜一口。「真是好茶呢。」他抬起眼瞼望他,狹長的雙眼裡閃爍著柔和的眸光。
 
  「很高興您能喜歡。」品茶的體驗差不多近了尾聲,歌仙靜靜看著眼前的人,忽然覺得日式的茶碗在他手中的確很適合。
 
  原先就灰暗的天色,從密密的雲朵之間滲出了水滴,驟然打在地上。
 
  「哦呀,下雨了呢。」三日月緩緩仰頭,眼神有著模糊而黯沉的情緒。
 
  「請用雨具。」歌仙起身,將早備著的傘交到他手裡。
 
  「真是間好茶室啊。」接過的時候,指尖輕觸過對方的,三日月的唇勾起了極為漂亮的弧度。
 
  「……謝謝誇獎。」那人眼裡似乎有一閃而過的什麼,歌仙還來不及細想,三日月已然站起身。
 
  「これやこの  行くも帰るも  別れては  しるもしらぬも(遠去與相送,離情此地同。親朋萍水客,逢阪關前逢。)」沉著的嗓音悠揚吟出一首和歌,那聲音裡似乎真將他們送去了逢阪關。
 
  歌仙正聽得出神,那人不禁輕笑了起來:「啊,真是抱歉呢,不知為什麼忽然想起這首和歌……」
 
  「不、不會的,我也很喜歡和歌。」
 
  「啊、是嗎?那麼,我先告辭了(それでは失礼します。)」
 
  「……有緣的話,大概會再見面吧(縁があればまた会えるでしょう。)」三日月最後的回眸,目光牢牢鎖在他臉上,然後噙著一抹微笑,嗖地一聲撐開雨傘,踏著雨聲漫步而去。



  (待續)

  其實這篇寫好一陣子了,
  但是茶道的順序一直不是很確定,最後還是決定模糊帶過。
  決定採倒敘的寫法。楔子是比較後來的劇情,接下來會一一寫出和三日月、兼桑的認識,還有後來的故事
  其實劇情都想好了就差全部寫完而已。

评论 ( 1 )
热度 ( 20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