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刀劍亂舞】咒術是吻痕(沖田組/安清)

  ※ 有輕微歌仙受成分

  ※ 安定腹黑注意
 
  ※ OOC可能

   「吶,歌仙先生,那是──?」加州清光的聲音清脆,在早膳時分聽起來格外響亮。

  正彎腰忙著擺放每人碗盤的歌仙抬頭,望向清光一臉不解。

  「這個。」他擦著紅色指甲油的手指點了點後頸,他想他沒看花眼,肌膚紋理上的一圈淡紅。在歌仙彎腰時,恰恰附在白色內番服衣領旁一點暈開的紅。

  「……」歌仙手反射性摸上後頸,像是想起了什麼表情微微一凜,眼神飄忽但僅止一瞬,很快就恢復成平時那樣風雅且不為所動的模樣──而發問的加州清光完全沒發現這樣的轉變,倒是一旁的大和守安定全看得一清二楚。

  「是蚊子咬的。」歌仙微笑,然後便轉身繼續忙碌。

  「啊,這樣啊。」一下就全盤接受,加州清光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笨蛋。』大和守安定瞅了坐在身旁的他一眼,內心禁不住這麼想著。
 
  ※
 
  「啊啊──都是汗呢,變得一點都不可愛了。」加州清光抹了把臉,汗汙與戰鬥中不可避免沾染的塵土令他不禁皺了皺眉。

  「忍耐一下吧。」大和守安定不以為然,兩人隨著從池田屋歸來的隊伍先後踏入本丸。

  「加州、大和守,澡堂空出來囉。」屋裡的人見他們回來喊道。

  「是──」兩人齊聲應道。

  水池的霧氣冉冉上升,從池田屋回來的他們有幸沒有受傷、不必先去手入,而得以獨享澡堂。

  熨燙適中的溫度浸淫肌膚,因為是人的身體,才能夠體會此時此刻泡澡的舒暢嗎?

  大和守安定忍不住打破沉默:「我說,今天早上的那個啊。」

  「嗯?」只顧著闔眼享受,還沒意識過來安定說的是什麼,加州清光以一個單音回答。

  「歌仙先生說的那個,不是蚊子咬喔。」

  「哈啊?所以,你是說歌仙先生說謊?」總算那雙紅色的眼眸睜開,倒映的只有自己。大和守安定滿意地想微笑,卻硬是歛下嘴角。

  「那是啊──」他湊了近,低下頭,帶有水意的薄唇貼上因溫度攀高而紅潤的、對方的肌膚,停留在鎖骨的凹陷處。

  小巧的舌探出齒縫,吸吮親吻的同時也輕輕舔舐,來回滑過細緻且白皙的、人類的肌膚。

  「你、你幹什麼!待會砍了你哦?」加州清光使勁想推開他,卻被對方雙手鉗住肩膀,頸下傳來的麻癢更令他渾身不自在。

  「啊、不小心太用力了呢。」大和守安定總算放開他,瞇了眼細細看著略為殷紅的一點。

  「你這傢伙……」加州清光脹紅了臉,「我要起來了!」

  「那個啊,是咒術哦。」大和守安定瞇起眼,故作輕鬆地說著。「讓你不會作惡夢的咒術。」

  「誰會作惡夢啊?」加州清光忽地起身,嘩啦啦的水花噴濺到他臉上,但他不為所動。

  每晚睡在他旁邊大和守安定都知道,每次從池田屋回來的晚上對方都會作惡夢,是他夜半的低低啜泣將他同樣也帶離那些火光滿佈的夢裡──

  背後響起加州清光逐漸遠去的腳步聲與拉門聲,大和守安定不禁勾起唇角,對著空無一人的澡堂輕聲道:「這樣的話,今天晚上,你的腦海不是都只會被我佔據了嗎?」

  (完)

评论 ( 2 )
热度 ( 27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