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刀劍亂舞】憧憬的方式之一(兼歌/兼定組)

 ※ 此為OSF6之活動無料


   『……和泉守最討厭了!』話語不過是話語,逸散在空氣之中,卻傷人於無形,比起鋒利的刃在心底劃開了更長的口子。

  和泉守被稍早戀人的話語傷透了心,現在正呈現一個「世界上再也沒有我」的模樣,縮在本丸中的陰暗角落。完全看不出當年身為新選組副長愛刀的意氣風發模樣。

  「兼さん,沒事吧?」拉開房間的紙門,讓外頭的陽光透進裏頭,堀川國廣端著茶緩緩靠近他身旁。「別難過了,喝口茶吧?」

  「……」他不著痕跡地避開了那杯茶,因為茶也會讓他想起那人。

  堀川國廣在他面前跪坐下來,一雙大眼望著眼前人頹喪無比活像敗陣下來的模樣。

  「我只是……不喜歡他和其他人走得太近而已……」他別過頭,賭氣地抱著膝蓋。

  明明、明明兩人能夠相遇是那麼不容易的事情,從前耳聞之定所鍛造的刀是如何的完美特出。在本丸第一次相見時,他幾乎是毫不保留地表達出自己的欽羨之情。

  他憧憬著他身為打刀在戰場上也毫不退讓地揮砍,沾染敵人鮮血之時殺戮的戾氣也不會掩去他的優雅;內番演練時明明說著自己是文系卻依然使盡全力,帶著他隱然流露出的傲氣;還有不必出陣時他待在本丸賞花品茶後綻放出的如花微笑……他的一切都令他為之悸動不已。

  也許只是那日的月色太美、花開得太過爛漫,二代目才會答應自己的告白也說不定吧。反正文系太複雜,和歌什麼的他本來就都不懂,也許全部都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自作多情……

  堀川國廣看他的臉色愈來愈不對勁,趕忙說道:「啊啊,兼さん,我們跟著歲先生時,也是──」

  才聽到土方的名字,和泉守猛然抬起頭來,表情更是要哭不哭,在他凌亂的黑色長髮下看上去更加憔悴。

  「不不,兼さん,我不是要說那個,總而言之呢,我想說的是啊。」堀川清清喉嚨。「喜歡一個人,就會喜歡他的全部不是嗎?」

  就像他們知道歲先生的和歌寫得很普通,卻還是無條件地支持他那樣。

  一如他現在,在他身邊望著他,看著他走向他,對他人微笑,而現在的自己卻小心翼翼用手心捧著他的眼淚,只是單純地,不忍他難過一樣。站在這樣一個既遠又近的位置上,他能說的話大概就是這些了。

  「歌仙先生這樣的文士,一定也會好好遵守和兼さん的約定的。」

  和泉守靜靜聽著,偏頭想了想,然後看著堀川的笑容,似乎有什麼豁然開朗。他捧起眼前的茶一飲而盡,然後猛地站起身來微笑道:「謝謝你,國廣。」

  他在本丸裡四處尋找著那抹熟悉的身影,果不其然在本丸的小橋上見到那人正望著一汪池水。

  「二代目──」他急急跑上前,歌仙聞聲抬頭,瞥見他的瞬間卻轉身欲走。

  「等、等等!」仗著跑步的速度稍微快了點,他總算來得及揪住他披風一角。「……不要避著我。」他的囁嚅換來他的一聲無可奈何的嘆息與回眸,原先邁開的腳步總算停下。

  「……說吧,我聽你說。」歌仙的羽睫輕顫,仰起頭望著和泉守。

  「……」和泉守來不及細想,頓了半晌就用力將眼前的人擁入懷中,連帶臉也順便埋入他肩上:「我是真的……很喜歡二代目。」

  「請不要討厭我……」

  「吃醋的事情……」他吞了口口水,總算小聲地說出口:「對不起……」

  歌仙呆愣,雖然直接而不迂迴本就是和泉守的作風,他仍是好奇對方怎麼會這麼乾脆的道歉。他忍下噗哧一笑的衝動,輕輕捧起了他的臉頰,微笑道:「我都知道……所以別哭了?」

  「我沒有哭!」他趕緊喊道。

  歌仙伸手輕拭他微紅卻依然倔強故我的眼角,他的表情滿是擔心與眷戀,在晴空之下似乎顯得特別的……惹人憐愛,歌仙笑著回答:「是是,我知道了──你這樣好像也挺風雅啊?」

  這句風雅,恐怕是和泉守能夠從歌仙那裏得到的,最好的評價了吧,和泉守忍不住想,然後不顧一切地吻了對方。


  (完)

  梗感謝水生太太!


评论
热度 ( 22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