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刀劍亂舞】月を見ても(即使望月)(三歌/三日歌)

 
  ※ 此為OSF6之活動無料


  也許仰望的確是一種徒勞無功,但是似乎世界上許多事情註定如此。

  在漫長的歲月與時光洪流中,他逐漸學會作為比起人更為持久的存在該有的淡然。即使他始終記掛、常常想起在細川家的種種。

  來到自稱審神者的主上身邊,他也沒有什麼異議。既然他這輩子可能都沒有辦法擁有什麼,那麼被擁有大概就是一種宿命。

  他在作為近侍時初初協助主上鍛到天下五劍之一,原先他只因為新刀不會再隨意被刀解而鬆一口氣,然而主上的驚呼與從光芒中浮現的身影,卻令他無法移開目光。

  「我是三日月宗近,刀紋很多的緣故,而被稱作三日月。請多指教哦。」沉著的嗓音,翩然身影彷彿帶有弦月的清雅光華。他狹長的雙眼瞅著審神者,然後才淡淡掃過自己一眼,扯出一抹淺然的微笑,於是他這才看清他眼中的光芒爍閃。

  或許那是他第一次體會到對於元主忠心執念以外的情感。

  本丸對於三日月的到來戰戰兢兢又歡天喜地。而他,身為整個本丸中等級最高的初始刀,一齊出陣趕赴戰場自不在話下。

  待得隊裡每一個成員都舉刀揮向敵人後,他緩緩舉起金色刀柄的長劍,原先慵懶的雙眼逐漸銳利,俐落的動作流暢一氣呵成。「──這個如何?」彷彿戰情如何都與他無關,他只專注在當下、此刻的揮刀。

  他的模樣在那之後時常烙印在他腦海裡,常常忍住領隊時回頭看他的衝動,放任他的身影嗓音舉手投足在他心中發酵。

  不必出陣時,他開始仰望夜空,只是靜靜看著那輪明月,想起從前在細川家元主會吟詠的一首首的和歌;關於季節、關於人生、關於思慕。

  ──究竟在意著他什麼呢?他不下數百次如此問過自己。

  可惜他沒能得到答案。只是繼續在一個個的夜晚裡望著隨時間變化陰晴圓缺的月。

  又是一晚寂寥,他坐在廊上,眺望明月,又像是在眺望難以觸及的人。

  「歌仙。」好聽的嗓音喚得不是別人,正是自己的元主出家之前賜給自己的名字。「在作什麼呢?」

  他心頭一震,仰頭抬眸,正是想起的那人站在身旁。

  「……賞月。」

  「真不愧是文系名刀啊,呵呵。」

  「……請別取笑我了。」些微的困窘與赧然。縱使從前能有幾次對話,但那也常是在戰場,平時他都只是遠遠地望看他而已。

  三日月朝他踏近了一步,再次喊了他的名字:「歌仙。」眼神直勾勾地望進他眼裡,這是他一次在他的眼裡看見自己與月的倒影。彷彿在他的注視之下,什麼都能被看穿。

  離得這樣近的距離,他幾乎屏住氣息。

  「有些事情,不說出口是不會知道的。」三日月的唇總是那樣淡淡的、四有若無地揚起一種微彎的弧度,似笑非笑。

  「恐悅至極……」他想移開目光,卻發現自己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做到。

  「不賞月的時候,你都在做些什麼呢?」柔軟的語氣,卻帶有不容忽視的強硬。

  歌仙難以開口,夜色若水,除了夏夜的蟬鳴就只有他們的呼吸聲。

  「嗯?歌仙?」三日月的指尖觸到了他的,於是他再難以拒絕。

  「……つきはただ むかうばかりの ながめかな こころのうちの あらぬおもいに(月亮在夜空中散發著光輝 那美麗的樣貌,我沒辦法好好的欣賞 只是眼睛望著他看著而已 難得都在賞月了,卻老是想著別的事情 想著那個人的事 他現在正在作什麼呢)」他垂下眼瞼,泛紅的頰洩漏了他的想法。

  三日月微笑,輕輕地執起了他的手,在上頭落下一吻。



  (完)

  翻譯依然感謝景道



评论
热度 ( 30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