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刀劍亂舞】晚來天雨(兼歌)

  夜幕是早就披上萬物的,風從遠方一點一滴地席捲過來,空氣不若白日的窒悶,浸涼一切太過失控的燥鬱。彷彿在夜最黑的時候,雨點才靜靜打落,碎在屋頂上的磚瓦、廊邊的石階、竹籬下的甕裡。

 

  他的意識浮沉般自黑暗醒來,他本不是個太淺眠的,卻也不是那種能夠安然入眠的。淅瀝雨聲傳入耳裡,他眨了眨一雙藍綠色的眼,然後小心翼翼地從被窩裡探出身子,不打算吵醒身旁的人。

 

  赤裸的肌膚意外地在接觸到空氣時有些瑟縮,他摸索著一旁的衣物,只隨意披上就這麼舉步輕移至門邊,盡可能不發出任何一點聲響將門拉開。

 

  他透著門縫望著外頭一片朦朧晦暗,幾乎沒有燈火的庭裡什麼也看不清,草木的姿態和建築的輪廓似乎就這樣凝融在一起。無論他如何瞇細雙眼,卻也無法看見雨絲的模樣。

 

  有的時候就是會在這樣的夜晚,他會暫時抽離當下,想起自己似乎曾經識得這樣一個人──吟詠和歌的聲音十分好聽,即使自己當時並未能夠懂得其中的情感與意涵。除了和歌以外,大概就是茶道吧,茶香裊裊,他常在茶煙或茶湯的色澤中似乎──只是似乎瞥見了那個人的身影。

 

  曾經離得這樣近,近得可以看進他的雙眼裡映著自己的身影;現在又離得那樣遠,遠得對方已成過去,自己卻奢侈地擁有現在。

 

  「二代目。」驀地一雙有力的臂膀環住了他的脖頸,然後是熟悉極了的重量靠在自己背上,打斷了自己的思緒。「在想什麼呢?」

 

  和泉守隱約摸到被褥旁空了出來,少了他的溫度,睜眼醒來卻發現對方呆呆地望著外頭──每次二代目這樣發呆出神,定是又在想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了。

  事實上,自己真希望可以擁有他的一切啊,包括他的心、他的夢、還有一切所思所想……不不不,這樣太幼稚、太佔有慾了,二代目一定不喜歡自己這樣的。於是他選擇了什麼都不說,只是淡淡道:「外頭冷了,早點休息吧。」

 

  歌仙聽著他的話語,嘴角泛起了一抹笑容,只可惜和泉守的臉埋在他的背上,無法看見。 

  

  「可以再維持這樣……一下子嗎?」歌仙輕聲道。

 

  「……知道了。」即使仍然摸不清他的想法,他也總是答應他的,唯獨手上的力道收緊了一些。

 

  「我哪裡都不會去的。」像是明白了什麼,歌仙補上一句。

 

  於是和泉守脹紅了臉,慶幸現在歌仙看不見自己的表情。卻也不打算鬆開手,在外頭的大雨滂沱下,擁有一室的靜謐。

 

   (完)


评论
热度 ( 23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