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刀劍亂舞】春眠難覺曉(三歌)

 

  時節已近暮春,原先開得肆意的櫻花粉瓣紛紛投身泥地,驟雨淅瀝,枝頭與地面的距離似乎只剩一個吐息的距離。料峭東風,春天的網密密牢牢落在世間,溫柔而霸道地迫人浸淫其中。

 

  一夜綿綿細雨,雨點輕盈落在地面上的聲音如同枕畔的喁喁細語與低低喘息。浮沉若夢,融凝整整一室的情慾。

 

  熾熱的唇遊走在未著寸縷的肌膚上,燒灼的軀體和冰涼的空氣相繼佔領他的感官,與下身的酥麻一起侵佔幾乎蕩然無存的理智。他所能做的僅僅是攀著身上人的肩頭,腰肢隨著律動的幅度前後搖擺,只是令自己難能咬緊的雙唇溢出更多輕嚀。

 

  他的喉嚨裡亦有沙啞的吟哦。他望著他,即使是黑暗中卻彷彿依然炯炯有神,同時倒映著弦月與自己。每一個瞬間、每一個呼息都像是永恆──他這麼想著,在高潮襲來的同時意識落入了暖水之中。

 

  歌仙在薄涼之中醒轉,睜眼時分宛若夢裡的聲響在他臉旁輕笑:「你醒了……」

 

  他偏過頭,那人濃密的羽睫離自己好近好近,臉頰上柔軟的觸感惹得他不禁紅了臉。

 

  「三、三日月殿……」

 

  那人側躺在他身旁,大手在被褥底下欺上了他袒露的胸膛。

 

  「現、現在什麼時候了?」想按住那人不規矩的手,那人卻自顧自地收回了手,這回換撫著他的髮。

 

  「嗯……」偏頭故作沉思狀,狹長的雙眼不懷好意地轉了轉,「似乎早過了辰時呢……」

 

  「什麼?」他驚訝地想坐起身來,無奈腰間一陣痠軟。動作間被褥滑落,露出了惹人遐想的一排紅痕。

 

  三日月沒有答話,只是順勢將人攬到自己懷裡,似乎很滿意對方癱軟在自己身上的模樣。

 

  「出、出陣呢?」

 

  「主君說天氣太冷,在房裡犯睏呢。」不慌不忙。

 

  「……早膳呢?」往時都是他負責的,今天其他人該怎麼辦呢。

 

  「光忠做好了。」

 

  他還想再開口,卻被身旁人一隻指頭按在唇上。「噓……你看?」另一隻纖長手指指向半敞的圓窗。

 

  下了一夜的雨已復平息,冒出嫩綠新芽的櫻樹枝頭還沾著露水。未能完全退卻的水氣還沒散去,霧色蔓延籠住整個庭園,有種荼靡的潤色濕意。

 

  「……很風雅呢。」他忍不住喃喃出聲。

 

  三日月的薄唇勾出一抹笑意,一吻如櫻花飄散輕輕落在他耳際。

 

  


评论
热度 ( 34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