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刀劍亂舞】愛若鏡花水月(三歌+兼歌)(演藝パロ)

 
  ※ 這是一個超級莫名的演藝パロ

   初春還遺留涼薄的氣息,往時熱鬧的街上在沒有陽光的白日裡顯得冷清,遠邊一陣風襲來,令他忍不住攏緊了大衣,黑色的套頭毛衣恰到好處地遮掩住脖子上已快消退的點點紅印。
 
  他在心底再次提醒自己該採買的購物清單,卻無論如何都聚集不了心神,彷若空殼般只是趕著步伐,直到聽見了熟悉的名字才反射性停下。
 
  「三日月先生,請您解釋一下這張照片是怎麼回事?」他抬頭,發現大廈的電視牆上正播送著記者訪問的畫面。
 
  穿著五顏六色的記者,簇擁著中間寶藍色西裝的那人愈加脫俗。照片裡的他的側影摟著一名女性,模糊的影像與角度令人不禁猜疑兩人之間的親密程度。
 
  「哦呀,這樣我很困擾的。」說著和困擾相關的話語,但是臉上掛著的微笑卻絲毫看不出困擾的模樣。
 
  「所以請問您默認了這段關係嗎?」
 
  「有傳聞說,其實您是同性戀?這是您截至目前為止還沒結婚的理由嗎?那麼這位女性是否只是煙霧彈呢?」
 
  一句接著一句的追問,記者的攻勢不曾停歇。而他卻只是依樣淡然,最後,他在記者們沉默等待他的回答時,淡雅扯出一抹微笑,低沉的嗓音道:「……誰知道呢。」
 
  說了等於沒說,解釋只是愈發讓晦昧不清的事情更加迷離,彷彿推卸又彷彿默認,然而所有人都因為他的神情而屏息;他就是這樣一個人,僅僅只是站在那裏,便足以擄獲在場所有人的心神,天生適合站在舞台之上。
 
  他忍不住發愣出神,腦海中閃過千百個想法。思緒忍不住飄忽到一星期前的夜晚,那人伏在自己身上,似乎摘去了平時舞台上戲子遮掩隱藏心緒的面具,不再是平時那樣雅致的模樣,粗礪的喘息聲不絕掩耳,在他的身子上留下了一道道的紅印,在黑暗的房裡宛若夜櫻綻放。
 
  他的哀鳴全數被吞沒在太過熱烈的親吻之中,男人的律動從不留情,他透過同時因快感與痛楚而逼出的眼淚望著身上的人,汗從他的脖頸滴落。每一下他承受他的撞擊,他都有哭泣的衝動,並不單單只是由於身體上的熾熱,而是無論如何他都無法相信自己何其有幸能夠擁有朝思暮想的他。
 
  「三、三日月先生──」他總是如此喊他,而他也總是以吻封上他的唇。
 
  然而此時此刻的他,卻又回到了隻身一人,毫無音訊的現在。
 
  他拿出手機,內心煎熬百感交雜。他都明白的,渺小如他,能夠一次次擁有他,這樣貪婪的自己……真是一點都不美麗,不值得被愛啊。
 
  最終,他終究是播出了那組他原先並不願意播出的號碼。
 
  原先他並不期望會接通的,嘟響了幾秒後,卻傳來了回應。
 
  「喂?請問是哪位?」
 
  「和泉守……」他顫巍巍地喊出了他的名字。
 
  「二代目?」聲音裡有掩不住的喜悅,他卻也很快察覺到他口氣的不對勁:「你……怎麼了?」
 
  「……你知道,三日月先生的消息嗎……」他們隸屬同個經紀公司,總會有機會的吧……即使知道自己的行為並不應該。
  
  電話那端的和泉守頓時沉默,若直接回不知道,他大概又會傷心吧……但若是告訴他三日月的消息,自己也……
 
  「二代目,今晚有空嗎?」
 
  「嗯……」
 
  「我們約在一間我熟悉的店裡,我當面告訴你好嗎?」
 
  「我知道了。」





  (待續可能?)

  這個パロ是某天晚上和景道垃圾話的時候想到的XDDDDD
  和泉守是同個經紀公司的新生代偶像,才剛起步(?)
  三日月是屹立藝壇很久的老牌演員,靠著 臉蛋 魅力和精湛的演技有其無可動搖的地位
  歌仙我還沒設定,不過是個普通人(喂)
  以上設定……大概吧(不負責任)

评论 ( 4 )
热度 ( 12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