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刀劍亂舞】春雨(兼歌/兼定組)

   連日的陰雨綿綿,烏雲陰霾翳住透光穹頂,原先一片爛漫花開的春日美景全籠上了一層灰色薄紗。櫻花的粉瓣被那密密雨絲揉入了土裡,令人難以辨清是花是泥。

  這般薄涼的天氣正容易使人發懶,淡淡的潮氣像是要滲進骨子裡那樣有種似有若無的黏膩。

 
  就連審神者也悄無聲息了數日,懶怠出陣也懶怠見人,只是揮揮手關在房裡足不出戶。

  有幸成為付喪神,歌仙兼定初初體會了這般初春的濕漉,也得以親口吟詠一首一首適合春雨淅瀝下的和歌。

  坐在廊上執一盞熱茶,放眼眺望一庭的景致全都晃晃地在雨中飄邈,彷彿如此凝眸自己也會融在水氣蒸騰之中。

  他將茶盞擱在身旁,身子微傾,斜倚在一旁的廊柱上。闔眼細聽滴答雨聲,沁涼清脆,不遠處有落入池中的圓潤輕響,每一次落下的瞬間都像要吸走人的心神。

  浸淫在如斯春景中,睡意如同春日綻放的新芽,一點一滴襲捲了他的意識。

  夢在這樣的時刻是如羽毛般柔軟的,他其實並不沉眠纏綿在朦朧的夢境之中,倒是身旁細微的動靜令他眼睫輕顫,臉頰感受到布料的滑順。

  「和泉守。」他連眼都沒睜。

  「……你醒了,二代目。」身旁人微微一震。

  他決定忽視他那一瞬間停滯的微微窘迫:「你身上有股香氣。」

  「有嗎?」他抬起寬袖,試圖聞嗅出一絲一縷對方口中的味道。

  他忍不住輕笑出聲,張眸望向他認真的側臉。

  「春雨の花の枝より流れ来ばなほこそ濡れめ香もやうつると。(如果雨水滴落在盛開花朵的樹枝上的話,會更加的讓濕潤花朵的香氣渲染就好了)」

  「二代目真的很喜歡這些啊。」他喃喃道,忽然有些搞不清楚他說的香氣到底是真的還是隱含在這些文字背後的種種難懂隱喻。

  「畢竟是文系刀嘛。和歌、茶道、美景,都很喜歡哦。」

  「花還可以理解,雨實在──」

  「現在有你,所以更美了哦。」

  猝不及防的話語令他心跳幾乎要漏上一拍,他連忙捉住他的手,想說點什麼,卻又竟然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以何等的方式說。

  「陪我賞雨吧。」歌仙微笑,似乎慣於理解他的反應。

  「嗯……嗯。」

  和泉守想,即使下雨,即使僅僅是這樣呆呆坐著,但是喜歡的人就在身畔,或許也是很好很好的吧。

  (完)


  第二篇兼歌,寫出來的樣子和原先的預期有些不同
  但是多了一些對話說出了我心目中的兼歌模樣
  感覺歌仙總是游刃有餘XD
  兼桑卻純情得即使確定心意卻還是有點不知所措
  如果能夠寫出一點那樣的韻味就好了

  翻譯依然感謝景道XD 雖然他說他不是很確定(?)

评论 ( 3 )
热度 ( 21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