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刀劍亂舞】櫻花紛飛時(兼歌/歌仙之日)

   四時美景,都有值得欣賞歌詠之處──歌仙兼定是這麼想的。

  此時的他,正坐在廊上,細品一盞熱茶。蒸氣在他眼前裊裊,綠色的雙眸看出去的世界是一片細煙朦朧。

  粉色的櫻花恣意爛漫地艷麗盛放,一陣春風和煦迎面吹來,拈去他眼前的茶煙,整個園裡的模樣在細瓣飛舞間愈加搖曳昏晦。

  久違的春天被裹在如此奢侈的櫻色之中,美麗而風雅得令人恍神。

  因此,他根本沒注意到一抹黑色的身影緩緩步入了園裡。

  頎長身形的他立在不遠處,腳步幾次抬起卻又放下,始終拿不定主意究竟該不該打破這樣如畫斯景。

  許久,坐著的他才在低頭輕啜時發現那人,他不疾不徐地勾起一抹微笑:「和泉守。」

  他的話語於他而言總是有言靈的力量,他不過一喊自己的名字,他就覺得自己應當前去。

  「二代目,我回來了。」他這才移步到他身旁。

  「你回來了,出陣辛苦了。」他依然溫雅地笑,看著眼前人一頭黑色的長髮略顯凌亂,留有匆匆趕赴的痕跡。

  「……桜花、今ぞ盛りと、人は言へど、我れは寂しも、君としあらねば(櫻花正在盛開喔,人們這麼說了,但是我卻覺得很寂寞,因為你不在的關係)」他輕聲望著眼前人說道,眼波一轉,他看見那綹烏黑沾上的幾片粉瓣。

  「啊、有花瓣……」他忍不住伸手去取,卻不知道自己才是他眼裡的絕美風景。

  和泉守輕輕握住他的手腕,俯身,吻上那雙方才吟詠美麗和歌的唇。
 




  (完)
 
 

  和歌感謝景道的協助翻譯以及資料搜尋
  這首和歌收錄於萬葉集,是大伴池主離鄉赴任之前寫給自己朋友大伴家持的和歌
  (但怎麼看怎麼覺得是情詩啊,果然中國古代和日本古代的詩歌都一樣深情(?))
 
  後來他的朋友還回了一首:
  我が背子が 古き垣内の 桜花 いまだ含めり 一目見に来ね
 (你家老房子牆內的櫻花還是花苞而已,請一定要來看一眼)



评论
热度 ( 25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