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進擊的巨人】ユミルへ(致尤彌爾)(尤赫)

  ※ 尤彌爾生日賀文

  ※ 時間點落在《花の物語》中〈荊棘的冠冕〉第四篇中間,但可以獨立閱讀沒有問題!




   那是一個極為晴朗的冬日午後,亮晃晃的陽光穿過樹葉間的縫隙在草地上灑作一片金燦的模糊光暈,異常暖和讓人有了已經略過春天來到了初夏的錯覺。

  她在這樣的日子裡,推開了窗戶,關上了房門,早早和其他人要求一整天的完整假期。
  在晚宴上微笑、在授勳典禮上致詞。希斯特莉亞女王上任以來,完美地覆蓋了人們對於前一任王的印象。

  『僅僅是看著她就能夠想像美好的未來。』只在授冕典禮上遠遠看過她的人民如是說。

  因此,她的要求很快就被接受。她得以支開所有的人,在這個下午難得的隻身一人,而不是只有夜半時分的輾轉難眠才切身體會孤獨。

  在窗邊吹了一會微涼的風後,她坐回桌前,執起羽毛筆,面對眼前的空白紙張,思索著該如何下筆。

  對於寫字,有些生疏。自從戴上女王的冠冕以來,她執筆時僅僅是為了簽署一些重要的文件。Historia Renz的名字不知不覺刻劃過上百遍,一次次讓這一時隱匿且難以說出口的名字愈加鮮明,比起克里斯塔聲名更加遠播。

  人們記得的不是調查兵團團員克里斯塔,而是女王希斯特莉亞。

  筆尖輕觸有些粗糙的紙面,有些生澀的猶疑。

  『Dear Ymir,』

  她頓了頓,米白的紙張上以黑色的墨翩舞著『妳好嗎』,然後很快被她揉掉撕去。

  了無新意、刻板到連自己都自嘲的地步。

  她忍不住勾起嘴角,重新拾筆面對新的一張信紙。

  『Dear Ymir,
  不知道這封信能不能平安送到妳手上』

  擺明著,寫信本來真的只是她自己一廂情願的任性,已知的事實又何必再次彰顯。

  『Dear Ymir,
   我想妳大概覺得現在的我還是在做好人吧,早知道我的血統,對於我現在身處的位置和地方,妳又會怎麼說我呢?是不是還是覺得我很愚蠢呢』

  『Dear Ymir,
  如果妳知道我每天的生活,大概會大力嘲笑我吧』

  匆匆,墨水在重新蘸染的時候滴了幾滴在紙上緩緩暈開,像是黑色的淚痕。

  『Dear Ymir,
  上次莎夏在晚宴上大吃,引來上層的關切』

  『Dear Ymir,
  現在我還是常常會想起從前訓練兵團的時光』

  『Dear Ymir,
  其實,我可能對妳一無所知』

  字跡愈加潦草,字母之間的線條糊成一片,她開始有些不確定究竟是下手的輕重還是自己眼裡飽脹的酸澀。

  『Dear Ymir,
  在那個時候,連我自己都被自己嚇了一跳』

  『Dear Ymir,
  妳相信我竟然在那時說出那種話嗎』

  說什麼都可以,但是說什麼都不恰當。最終她隨意將筆扔在桌上,無視墨跡一路渲染凌亂而未能完成的信箋與隻字片語。

  她金色的腦袋埋在雙臂之間,胡亂揉了揉可能難得盯著書信太久的雙眼。

  「我好想──」櫻唇微張,也許她相信出口的話語會成為言靈,所以她終究沒有完整所思的句子。

  一陣風順著敞開的窗戶吹入,交疊的紙張發出沙沙的輕微聲響。

  像是被喚醒一般,她抽出最後一張空白的紙片,草草寫就幾字,對半折攏,動作匆忙間裙襬與髮梢在半空中揚起。

  她緩步至窗前,將紙片放在外側的窗櫺,然而轉身離去,幾乎連眼瞼都沒抬。

  平安,她只要她平安。在這特別的日子裡,她的唯一祝福與盼望自然只有如斯。

  希斯特莉亞踏著如風般輕盈的步子離開房間,因此她未能看見,紙片隨著又一陣風飛揚空中,或許將飛至遠方,或許將被誰拾去。

  她所不知道的是,有些言語也許沒有傳達就不會知道,有些心情卻是不用傳達也能知道。
 

  (完)



  尤彌爾生日快樂!
  這是一篇想寫很久的文
  已經不敢去算尤彌爾到底多久沒和女神相見了
  不過66話還是發糖,只能感激涕零地收下然後繼續腦補TVT
  希望尤赫早日相見結婚啊!






评论
热度 ( 8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