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盜墓筆記】帷幕未落(解雨臣/解語花/小花中心)


  ※ 此為小說「盜墓筆記」的二次創作<br />

  ※ 只有一千字,小花為中心的獨白,沒有CP<br />

  ※ 時間背景大概定在藏海花左右、沙海之前(大概有BUG)<br />

  ※ 如果以上都沒有問題,再請繼續閱讀<br />


  五年,從張家古樓回來後的五年,短得一眨眼就過去,卻長得讓臥在病床上幾乎心灰意冷的他更加心灰意冷。

 

  很多時候他想張嘴嘲弄自己,喉嚨卻嘶啞的只能擠出幾個碎裂的音,仔細一聽依然是他那同樣荒廢整整五年的戲曲。

 

  鏡中的他一頭珠翠,從前的他剛上戲時總嚷著重,天氣一熱汗全流下來悶在裡頭就,扎得他嘶嘶的癢。

 

  嫣紅的胭脂在他以粧筆勾勒起來的嫵媚眼角暈染開來,人們看起來像是艷紅鳳尾旁隨意翻灑的淡粉花瓣,他卻覺得像是一攤隨意揩拭過的淚痕。

 

  他的手緩緩、緩緩地順著一個無形的弧度抬了起來,動作很慢很慢,不仔細看的話還以為凝在空中,卻又違反時間定律那樣移動、那樣劃過空氣。

 

  「把自己想成傀儡,有條透明的絲線牽著你的手腳。」從前師傅在他無數次的練習都還不能滿意時這麼說了,然後他拚了命地想像自己是個傀儡。

 

  卻不知道回到解家時八歲的自己的確是傀儡。他也不算是那種眷戀舞台的人,直到年紀稍長了才能夠懵懵懂懂戲中的醍醐韻味。死離生別化作那些文謅謅的平上去入,比起後來步步艱險玩弄權術易容欺瞞才長到這個歲數,顯得更加遙遠與單純。

 

  如果人生是一齣戲,他還真不知道會有誰為他鼓掌,當他必須鞠躬下台時。

 

  「花兒爺。」從思緒中被迫清醒,他回過頭,是家裡的一名夥計;長相猥瑣,油腔滑調,看上去只有一種渾身膩味的噁心,自然也說不上心腹,現在卻斗膽來去他身旁。「您把大夥們都找來了,該是時候同咱們坦明了吧?」

  

  在從前,就是要他們等上三個鐘頭也沒人敢吭一聲。他差點忘了,現在早就不如從前了。即使從前的他依然曾經感到和現在一樣的無計可施。

 

  然而他只是睨他一眼,冷然道:「你他媽再多嘴一句試試。」

 

  那夥計嚇了一跳,收起陪笑的笑容連聲道著歉出去,但他可沒漏掉那雙故作驚慌卻掠過一絲狠意的眼睛。

 

  他再度定了定神,直直望進鏡中自己的雙眼,這才發現其實他並未化妝、也難得地沒有戴上他人的人皮面具。

 

  現在的他已不是解語花,只是解雨臣。面對比起八歲時解家差點垮台時更加險峻的解雨臣。

 

  命運在好久好久以前就為霍家、為吳家、為解家,為了老九門寫下一齣或許將是長達世世代代的悲劇壯麗戲碼。

 

此生此世的第一次,他打算義無反顧地跳下舞台,中斷未完的演出。

 

  現在的他只能遵守解家的人從來不留後手這條規矩,卻再也不能遵循師傅的教誨:「無論如何,你都只能唱下去。」

 

  他從凳子上站了起來,摸索著口袋裡的那隻手機,換上一種似笑非笑、他人難以捉摸的表情。然後,大步向前,預備迎接一齣盛大卻不知該如何結尾的折子戲。



  (完)


  感謝 @葉黃未落 打打提供我篇名~~

评论
热度 ( 4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