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自創百合/GL】那年夏天的海-1

  於她而言,那個女孩的人生似乎可以稱為一段傳奇。

   和她相遇是就讀女校的高二那年,重新分班後她理所當然地為了逃避數學選擇了文組。即使她的數學算不上太差,在她每個星期一次從善如流地到補習班吹冷氣喝飲料兼和國中時期認識的好朋友聊天放空之後還是可以維持在水平之上。

   甫進到新班級時理所當然地和剛巧坐在隔壁同學以「啊~開學好無聊好煩啊」或者「天氣好熱」之類的平凡話題開頭,從此有了下課說話的伴而不顯得太過孤僻沒人緣。

   其實一開始那個女孩似乎不太能融入新班級,已經有了固定小圈圈的她偶爾會聽聞其他小團體對她的「微詞」:說話做作、難以相處、裙子太短之類的話語。然而她們其實都忽略了自己身上穿著的百摺裙也都反摺了兩三次來到膝蓋以上也早就違反了校規。

   那時她並不放在心上,當作和「考試好多」一類的話語茶餘飯後聽過就算。偶爾進教室時會看見染有一頭褐色頭髮的她獨自趴在桌上睡覺。

   會真正注意到她其實已經到了那個學期的十二月。那天是個寒冷得必須圍上圍巾的冬日,她興匆匆地抱著一隻等身大的泰迪熊從校門口穿越操場跑回教室,一路無視他人投注過來的目光,眼睛閃閃發亮襯著一雙蘋果般的臉頰有淡粉紅色的光澤。

   那隻熊很大,大得足以讓給牠一張桌椅,一整天就坐在教室最後面剛好請假的同學座位上。

   她忍不住在放學時間走過去盯著那隻熊看了,剛巧她背著書包踏著輕快的步伐走過來,感到尷尬的自己忽然發現是該說些什麼,只能囁嚅著脫口而出:「好可愛。」

  「咦,妳也喜歡嗎?」她用甜甜的娃娃音自然地接話,微笑擠出了淺淺的酒窩,真心誠意的彷彿真真不知道幾乎高中女生都無法抵抗等身大玩偶的魅力。或許「說話做作」和「難相處」的負面評語不過是來自她天生的尖細嗓音和傻大姐的個性──這般的思緒閃過了她的腦海。

   她的右頰下方有一顆淡棕色的痣,不是那種顏色過於飽和濃密的,而是有些不均勻而散作一片的,像是打翻了的兌過水的巧克力牛奶。

   當她笑起來時,飽滿的雙頰朝瞇細了的眼靠攏,那顆小小的痣也一起。

   她看著她的微笑發愣,注意到那顆痣,最後目光才逡巡向上對上了她的雙眸。「我還要和我男友吃飯,先拜囉!」

   那是她們之間第一次除了生活偶時必要的對話以外的「交談」。

   後來她才知道那個泰迪熊是她男友千里迢迢翹課搭計程車過來送過來的生日禮物,從此也記住了她的生日。她是嚴寒年末出生的、個性卻極其適合夏日的射手座。

  (續)


评论
热度 ( 2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