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進擊的巨人】但願幸福(尤彌爾x克里斯塔/尤赫)(花語系列)

   艷陽透過米白蕾絲的窗簾悄悄灑進,為坪數不大的房裡增添了一絲溫暖與活潑的氣息。

  一隻柔白的小手緩緩捲起窗簾,不疾不徐。她碧藍的雙眼微瞇,好適應外頭的光耀。紅潤的唇彎起了上揚的弧度,似乎樂於如斯明媚的天氣。額前的金色瀏海恰好與陽光輝映。

 
  她推開窗戶,踮起腳尖讓上半身能夠探出窗外。隨著她的伸展直到越過窗櫺,小小的臉龐浮現在窗檯邊的花叢上頭。另一隻手則執起草綠色的澆水壺,朝著淺色鐵製花架上的盆栽小心翼翼地灑下水露。

  盆裡的花其實並不大朵醒目,反倒是綠色枝葉翠綠茂密,幾點零星的白色小花綴於上頭,淋上甘霖後,隨風輕輕搖曳,仿若少女的羞澀微笑在藍天白雲下綻放。

  雖然不同於其他觀賞用的花草那樣突出艷麗,但她在關上窗子前,還伸出一指輕撫花旁的葉子,似乎很是愛惜。

  轉過身,她的目光逡巡,停在牆上的一幅照片。她自己一襲白色婚紗,身旁黑髮的女孩則是一套俐落的黑色西裝,她們手上一同捧著的花束也同樣是不起眼的小朵白花。

  那是在舉辦婚禮之前的事了。為了一場婚禮,兩人前前後後和籌辦人員討論了不下十次。一會決定佈置、一會決定宴會的點心,那段期間實在忙碌過了頭

  其實她自己對於婚禮倒是沒有太大堅持,認為只要兩人在一起生活就好,覺得那有些徒具形式。但是在尤彌爾的幾句言語之下,她也不禁開始想像一場理想的婚禮會是什麼模樣,於是才有了選擇花束的問題。

  負責接待她們的小姐拿了一本花束的相片集供以選擇。而她一頁一頁地翻著,從最前頭紅色的玫瑰開始,然後是白色的百合、紫色的蝴蝶蘭,真真是百花撩亂。

  直到最後,一禎照片吸引了她的目光。那是三片花瓣形成的小花,花蕊前端是溫暖的鵝黃,花絲看上去毛茸茸的,很是可愛。

  沒有多加思索,她脫口而出:「我想要這個!」

  「請問……只要這個就好嗎?」小姐愣了下:「大部分人都是選擇玫瑰或其他綜合花束,才搭配這個。」

  「嗯……我覺得這個就好……」也說不上是為什麼,總覺得不起眼的綠葉綴幾點白花,像是曾經和她一起在山上看見的星空。但她這才想起了自己莫名的執意沒有顧慮到戀人,趕緊偏頭詢問:「唔、呃──尤彌爾覺得呢?」

  「啊?妳想怎麼樣都好啊。」她順手揉亂了她的髮。「拿的人是妳啊。」

  「這、這樣嗎……」徵求了即將成為正式伴侶的戀人的同意後,她在自己也沒發現的情況下稍稍提高了聲調:「那麼、當天的花束請給我這個!」

  「兩位的感情真好呢。」小姐微微一笑,「其實這種『新娘草』的花語也很適合的──『希望能夠得到幸福』。」

  於是她們就選擇了不起眼的花束作為當天的捧花,於是帶著從前一起的美好回憶,於是有了現在與未來牽著手一起度過的無數日子。

  思緒至此,她不禁露出微笑,一雙明眸望向木門,剛好見到那人進門,然後,在她出聲前朗聲道:「歡迎回來。」

  於她自己而言,從年幼時對於自身的在意到不在意。到認識了尤彌爾後,才開始正視自己的生活。而此時此刻,她所真正關心的是──屬於兩個人的幸福。


  (完)




  後話:

  會有這個系列都是因為去年玩了あの人へ贈る花と花言葉ったー 
  那時候測出來的結果是這樣:
  Christa Renzへ贈る花はブライダルベールです。花言葉は「幸せを願っています」
  查了一下學名是Gibasis pellucida,估狗相片後也覺得很適合所以就寫了
  希望有傳達出微甜的幸福感


评论
热度 ( 3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