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理想鄉-楔子(團兵)(PSYCHO-PASSパロ)

  他永遠會記得自己到職的那一天,艾連‧葉卡每每回想起來總是如此以為。

  那是個預備開始下著小雨的傍晚,冬天的夜晚總是黑得特別快。他一身不甚習慣卻嚮往許久的合身筆挺黑色西裝,來到了從遠處就能看到工蜂聚集、公務車閃著紅色光芒、氣氛不同平時的公安局門口。

 
  「新人,艾連‧葉卡報到!」他連忙上前,只見幾名男女已立於門口。

  「……你就是上頭說的,新報到的監視官?」佇在中間,比自己還矮上一顆頭的男人斜眼過來,無神卻銳利的目光掃過他的臉上,嘴裡叼的香菸還煙霧裊裊。

  「是!」

  「……你運氣真背啊,哪裡不去來公安局,還是最忙的刑事團。」矮小的男人透過眼前的瀏海瞇眼看他。「我們可沒空帶新人啊,自己學著點吧。」

  「是……是!」艾連只覺得這人難以親近,說話間一徑的不耐煩,不禁繃緊了皮立定站好。
 

 「今天就有緊急事件了,準備出發吧。對象資料已經發送到智能手錶了。」

  「艾連!」他回頭,卻是一名熟悉不過的面孔。黑色短髮的女孩有著白皙的臉孔,黑色西裝卻一條突兀的紅色圍巾繞在頸上。

  還來不及開口回應,身旁的男人卻已迅速將香菸捻熄,「該走了。」

  運送執行官的押送車緩緩駛近,打開艙門,黑髮女孩只得跟著其中幾名黑衣男女走了進去,包括──方才與他說話的男人。

  •          *     *        *

  艾連手握著支配者(dominator),滿心不安地踏出每一個步子,瞇細眼睛試圖在幾乎沒人、也沒安上監視器的廢棄區裡找尋正帶著人質逃亡的目標。

  幾名監視官與執行官早已分開行動,認識的米卡莎已經和另一名女監視官從另一條路包抄,另外兩名男子也在「約翰,走這裡」以及不悅的應和聲分開行動。於是現下只餘他一個人提心吊膽地跟在一開始同他說話的男人身後。

  「這裡是第二小隊,發現目標了。」另一隊的男聲從耳機裡傳了過來,「要先下手為強嗎?人質的女孩子看起來快不行了。」

  「啊啊,那麼,不准失手。」

  語音甫落,變聽得幾聲尖叫伴隨一陣慌亂的腳步聲:「呀──」

  「可惡……目標朝你們那邊去了。」

  「了解。」艾連身前的男人跨開步伐,毫不猶豫地全力往前衝刺,令艾連只能連忙趕上。

  彷彿毫不畏懼廢棄區中暗巷的地形,男子輕鬆地在窄而暗的巷子裡穿梭,最後一個急轉彎,剛好在一個天台上和拉扯著人質的目標見面。他們兩人雙雙舉起支配者指向目標。

  「嘖!」目標看起來已經失去理智,雙眼佈滿血絲,手握利刃,將人質擋在自己身前。「你們這些警察!不要過來!否則殺了你們!把槍放下!」

  艾連看著眼前的執行官「前輩」將支配者放下,因此也跟著照做,隨著他一起將支配者往前推去──說時遲,那時快,那位前輩在目標丟下人質伸手來取的瞬間一個踢腿掃過去將目標踢開,然後迅速拿起支配者,瞄準目標,便是一聲巨響。

  目標的手臂被直接命中,肌肉受到壓力而迅速炸裂開來,擴及全身,在空中散作肉屑與血花,噴散落地。

  「啊──不要過來!」人質身上沾滿黏稠的血液,而他單手仍執著支配者對上女孩驚恐、瀕臨崩潰的臉。

  「慢、慢著,她只是嚇到了不是嗎?」艾連反射性地扯開喉嚨大喊。「她還有救啊!」

  「她已經受到精神污染了,色相混濁,犯罪係數攀高。」他頭也不回,依然是初次見面時的冷聲調。

  「等一下!」艾連即使還處在方才目標死去的餘悸之中,仍然嘗試阻止對方。

  突然身後一道穩而低沉的嗓音傳來:「里維,停手了。」

  艾連回過頭,是一名金髮高䠷的男人,同樣一身筆挺的黑色西裝,從天台邊緩緩走過來。

  還握著支配者的里維表情依然冷峻,瞪著來人數秒後,緩緩、緩緩地放下了手:「啊啊,我忘了,艾爾文。」

  「辛苦了,里維。請扶起那邊那位小姐吧。」男人走上前,然後看向他:「而你──是艾連?」

  「是!」聽見對方的質問與自己的名字,他立正站好,眼前男人的威嚴令他不由自主姿勢標準地行了舉手禮。

  「歡迎加入刑事團,我是公安局刑事團團長,艾爾文‧史密斯。」高大的男人伸出手,剛好背對昏暗卻顯得明亮的路燈,使艾連沒法完全看清他的面貌。而同時他也還在支配者的威力與血肉飛濺的震懾下,無法回過神來,只記得終於開始降下的雨點朦朧模糊飄過眼前,以及城市間晦暗的燈火在黑夜中映照出的、一高一矮的身影。


  (續)



评论 ( 1 )
热度 ( 5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