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黑子的籃球】某個意外的延續(H)(黃黑)


  ※ 兄弟KEI的點文

  ※ 非常之腦洞,懷疑OOC的可能性

  ※ 如果都沒有問題請繼續閱讀

   數著日期與公里數的日子總算再度歸零,坪數不算太大、給兩個成年男性生活卻綽綽有餘的公寓裡,正瀰漫著奶油與洋蔥的香氣。

  牆上的時鐘指針指向九點,窗外的車燈與街燈依然蓬勃朝氣。擁有一頭水藍色細髮的他坐在桌前,擅於等待。

  「我回來了!小黑子──」玄關的大門打開的瞬間,伴隨而來的是既熟悉又陌生的嗓音。熟悉的是他時常在腦海裡播送,陌生的是許久沒聽到本人親口說出的話語──不算任何電子通訊設備的話。

  「歡迎回來,黃瀨君。」他仰頭,剛好與一身筆挺制服的那人對上眼。他知道,自己一定難得地,久違露出了微笑。「很餓了吧,請趕快坐下來吃吧。」

                 *       *       *

  時間略晚的晚餐總算用畢,兩人雙雙洗過澡。黑子躺在雙人床上,能夠感覺到對方也剛跟著躺下,床微微下陷。是盼了很久的、有人在身旁的重量。

  「小黑子~」毫不意外,一雙手臂將自己拉攏入懷,相同的沐浴乳味道讓他不禁瞇細了眼。「真的很對不起,讓小黑子一個人這麼久。」

  「我以後會請前輩不要再給這麼長時間的飛行里程的。」

  明明不是他的錯,卻總是如此鄭重的道歉與解釋。

  「黃瀨君……」

  「嗯?」

  「真是個笨蛋呢。」

  「小黑子!」那雙狹長的眸子又彷彿要凝聚出水氣,即使黑暗中黑子還是能夠在腦海裡勾勒出這樣的畫面。

  「請給我……黃瀨君。」黑子伸出雙手,側了身環住對方的脖頸。

  相處了這麼多時日,他明白得很,頂在自己腿上的是什麼。

  「太久沒見到小黑子了嘛……」知道被戀人發現了自己的欲望,黃瀨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這時候,請別說話了。」黑子傾身向前,將柔軟的唇貼上了對方的。

  無數的親吻落在彼此的唇上、頸上、肌膚上,每一吋都像要燃起火苗,蔓延全身、勾起更加深沉的渴望。

  潮熱、濕溽、心跳、顫動。如何的貼近卻都是更加不足,彷彿長久不見的內心空虛需要將彼此都凝融入血才能夠填補。

  「啊……黃……瀨、君──」過快的韻律幾乎要吞噬他的理智,歡愉與無可避免的疼痛一起席捲上來,形成了難以言喻的複雜情感。

  他奮力地攀上了對方的肩頭,幾乎是依靠本能在上面用力地咬了一口。

  接下來的事情,因為過度快感的刺激而逐漸模糊的意識,他也沒有辦法知道了。


                 *       *       *


  「疼……」這是隔天早晨醒來,黑子腦海裡浮現的第一個字。

  不過……以前一向是腰痠,今天怎麼……疼的地方……好像,不太一樣?

  他艱難地轉過頭去,發現戀人正緊緊地從後頭擁著自己──包括,最私密的地方。

  「……」昨夜過度勞動的黑子哲也開始盡可能地用剛睡醒的腦袋釐清這整件事情。經過奮力開機與運轉之後,他總算得出了一個結論;身為機師的某人在長程飛行之後撐著身體回到家,吃飯、洗澡,然後做愛,最後抵不住睏意睡著了。

  於是,他決定用許久未使用的加速傳球招呼對方。

  「啊!」毫不意外地聽到一聲慘叫,緊接著是對方清醒過來後的一連串話語:「啊啊啊小黑子對不起對不起,昨天太過分了吧?哪裡不舒服我我我會幫你按摩的──」

  「後面。」黑子冷冷道。

  「咦?」

  「還在裡面,很有精神。」短短八個字,黑子就已經紅了臉,他忍不住慶幸起現在的自己是背對黃瀨的。

  「啊啊啊對不起對不起──」黃瀨手忙腳亂了一陣,然後小小聲地說了一句:「可是……小黑子的裡面好舒服喔……」

  「黃瀨君──」

  「可以……再一次嗎……然後我會抱小黑子去洗澡的……」

  「黃、唔……」正想出聲抗議,無奈體力尚未恢復過來,對方又湊過頭來將唇堵住,另一手不安份地搓揉起自己同樣因早晨而勃發的欲望。

  至於之後黑子是如何威脅黃瀨不准靠近自己,以及黃瀨如何用包含香草奶昔與其他各種方式求饒,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全文完)



评论 ( 1 )
热度 ( 15 )
  1. 瘋人苑瘋人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怡紅苑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