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里中心、歌仙中心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進擊的巨人】妳將會,平安無事(尤彌爾x克里斯塔/尤赫)

  (可搭配BGM服用:Taylor Swift - Safe & Sound)




  血紅的殘陽在遠處的地平線即將落下,逝去的光陰也未能令遠方逝去的人們吟唱一首鎮魂歌。陰暗枯林的枝椏以詭譎的色調作為背景,勾勒成一幅悽楚而無聲的畫作。

  腳上踏著的黑色靴子滿是泥濘與刮痕,立體機動裝置沒了氣體形同廢鐵,早已在不知道多久以前被棄置遠方。

  耳邊能夠聽見的只有喘息聲、以及不時踩到枯枝的聲響。

  從小腿蔓延而上的痠澀與遍佈全身的恐懼早已麻痺吞噬其他非必要的感官,幾乎是什麼都已無法察覺──又或者說,察覺與否,又有什麼必要性呢?

  「沒事吧?克里斯塔。」她問著,即使兩人身上盡是血漬與汗汙,她卻清楚感受到交握的手心盡是不尋常的冷汗。

  「嗯。」她點點頭,碧藍的雙眼所見之處盡是光與影的對比和模糊的形體輪廓,無暇顧及纏繞在眼前的金色瀏海。她只是憑著身前人的帶領小心翼翼地踏穩每一個步子,讓自己還能跟在她身後,緊緊地。

  從追捕到被追補、從獵取到被獵取,已經不知道究竟該怎麼說明此時此刻的情況。戰爭彷彿是她們所身處的當下,卻又好像是遙遠天邊的事了。

  「有間屋子,休息一下吧。」尤彌爾細長的雙眼瞥見一棟座落在樹林中空地的一間木屋。為何在牆外會有這麼一間破落的木屋孤零如此?誰都好奇,卻也誰都沒問出口。

  「灰塵……咳。」隨意用身上深綠色的斗篷在角落鋪墊了位子,示意克里斯塔捱著自己坐下。

  久久,兩人都沉默無語,唯有彼此的體溫和呼吸的起伏才能確認彼此都依然存在。

  「天色……要暗了呢。」克里斯塔望向滿是汙垢的玻璃窗,血紅只剩遠方的一條長線。

  「啊啊。」尤彌爾摸索出火柴,又蒐集了一些簡單的易燃物品作了小火堆。

  當黑暗籠罩一切,她們就只能盯著眼前唯一的火光。

  「尤彌爾……」克里斯塔闔眼,朝尤彌爾的頸間靠了靠。

  「嗯,我在。」她以左手握緊了對方濕黏的小手,刻意忽略一直攏在袖子裡的右手已經失去了再生能力,也止不住血的事實。

  「我想睡一下……別留下我一人。」

  「睡吧。」她將人攬往自己,在額上印下一吻:「我不會讓妳離開我身邊,不會有事的。」

  「嗯。」

  然後,她的呼吸聲逐漸微弱,幾乎要聽不見了,尤彌爾在搖曳的火光中,看見了她腰側的暗紅血跡。

  哭泣無用、祈禱無用,更何況,她本來就不信仰神。

  尤彌爾在自己的視線與意識模糊前,清清楚楚感受到了,滴落在自己胸前的、涼到心底的淚水。

  •        *        *           *

 
  翻身坐起,尤彌爾瞪大眼睛,鋪好的柔軟被褥被猛地掀開,驚醒了身旁熟睡的人。 
 
  「唔……怎麼了?尤彌爾?」克里斯塔睡眼惺忪地坐起身,嘴裡囁嚅道:「今天不是假日麼?」 
 
  尤彌爾這才發現,方才不過是個惡夢,一個過於真實、令人難以分辨的夢境罷了。 
 
  她趕緊讓自己的呼吸平穩下來,再度翻身躺下,順帶將身邊的人攬入懷中。「沒事,惡夢而已。」 
 
  她將臉埋入克里斯塔的髮間,有熟悉的、相同的洗髮精的香味。 
 
  「難得撒嬌呢……尤彌爾。」克里斯塔忍不住輕笑起來。 
 
  「啊?妳說什麼?」然後是一陣搔癢攻勢以及無法閃避的討饒,最後兩人雙雙癱倒在被窩之中。 
 
  尤彌爾再度將人抱入懷裡,在她耳邊低聲說:「我不會讓妳離開我身邊的。」 
 
  「嗯,我也不會。」克里斯塔甜甜地笑了,在對方臉上落下一吻。 
  
 
 
  (完) 
 
 


评论
热度 ( 16 )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