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人苑

自耕農,想到什麼就寫什麼。
除了寫不知道自己還會什麼,畫伯一枚。

尤赫、團兵、馬可讓
渚怜、板車、辛賈、典芬、亮瑜、寧鹿、西伊

【YOI/オタユリ/奧尤】難能應付之事

  ※ 此文為ICE4發放之無料。


  時值夜半,兩人躺在尤里的床上,腿只需要輕輕一伸腳趾就能相互觸碰,那裏有久而未見迸發出的熱度甫消退的溫度。

  「對了,奧塔,明天有個拍攝……」尤里懶懶地道,聲音是一盡的睏意。

  「嗯?」他的手從後頭搭著他的腰,臉就在他金色的髮絲邊,一個呼氣就可以將只靠著電話簡訊文字說不出的思念揉合在一起傳遞出去。

  「中午可能不能一起吃飯了,你就去那家餐廳吃個皮羅什基什麼的吧……」聲音愈來愈低,早該交代的事情卻在見到對方的時候情感輸給理智,還好在睡前還是想起來了。

  「嗯。」忽然他好奇起來。「什麼的拍攝?」

  「那個……」朦朧間他擠出了...

2017-05-16

【YOI】不是伊卡洛斯的少年(尤里中心小說本+微奧尤)

價格:140通販酌收30元運費)
頁數:56P
判別:A5判
字數:兩萬三千字
性質:原作向,我流尤里動畫內參賽成長心情揣測+過去捏造。全年齡且後有微奧尤。

販售日期:
YOI only-瑞士12
ICE 4 - A26
6月GJ兩日
8月CWT兩日

印調頁面:
印量調查至4/25止


以下試閱:

【試閱之一】

第一部:他仰望天空,陽光耀眼扎痛了他的眼,流下的不是鮮血。


  男孩睜開眼,一片黑暗埋沒了他,他這才恍然從方才的夢境緩緩清醒過來。灰白色的貓似乎察覺了主人的動靜,半瞇著眼蹭了蹭床又呼嚕沉入睡眠。

  他抬了抬頭,掀起床邊窗簾一角確認現在自己究竟在哪裡。當...

2017-04-15

【刀劍亂舞】愛若鏡花水月-五(三歌)(演藝パロ)

  ※ 莫名的演藝パロ

  ※ 整個故事是兼歌+三歌,對不起兼桑下次一定會出現,這次請代言人出場

  ※ 是個大坑


  有一就有二,無三不成禮。大概就是很久以後的歌仙兼定回首過往那段荒唐卻於當時的自己美好至極的時光所下的最好註解。


  第一次見面僅僅對他的遲到和最後雨中背影有些印象;第二次見面仍然是因為離別匆匆才顯得特別;第三次的談話明明比前兩次長上許多自己卻被名為暈眩的感覺包覆全身,事後被白髮少年驅車送回車站時,壓根忘了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


  還帶有睏意的夜晚,他愣愣望著螢幕上的三日月的最新作品...

2017-03-26

【自創】未曾相遇-楔子

  身為一國之君的子嗣,她的出生受到眾人矚目。據說她誕生的那一刻,並沒有哭,粉嫩的唇勾出了一抹淺淺的微笑。這個據說為她的未來更添了幾分期盼的負擔。

  銀白是這個國度的信仰,所有直系皇族皆垂有白色的髮,她一頭銀白的髮如瀑如絲縷,逢人就笑。他們又傳說,她完美得一定是他們第一代女王的轉世再臨。

  而他,雖然早她兩年出生,但身為旁支的皇族,黑色的髮在銀白之下顯得特異。自然,連出生也不受什麼人重視。

  明明說正格的歷代皇室直系裡也不乏不願被提起的人物,但彷彿他們之中出的那麼幾個有名的叛徒卻更加罪不可赦,僅僅頂著黑髮、宴會上數次被拿出來調笑的名字都可以讓他們在皇宮裡和直系皇室同住的日子被壓得喘...

2017-03-16

【刀劍亂舞/三十六歌仙日】六篇短筆獻給我摯愛的近侍歌仙兼定

【細川組】


  曾經以為轉身就是永恆,現在每一刻呼息都珍貴得令人忍不住想伸手輕觸。


【兼歌】


  名字烙下的印記,比起這種人們嘴裡的羈絆握住你的手才是真實。


【三歌】


  吟詠的和歌不再只是白紙黑字,悸動藏在櫻花紛飛時的淡淺微笑之中。


【青歌】


  「別碰我」


  「說了幾次,別碰我」

  ……

  「你當真不進房了?」


【谷歌】


  「長谷部,主人要你過去。」他閒閒坐在廊上執一盞茶,闔眼聽見那人足音急急去了。

  茶在手裡還是熱的,沒多久那人就回來了,站在他身後,真不愧是動作很快的男人,他想,一邊微笑。

  「主上並沒有找我...

2017-03-06

【YOI】幸せになりたい(維勇)

  ※ 蛛絲點文,一CP一台詞


  關於幸福,勝生勇利在二十三年的人生裡頭幾乎沒有認真考慮過這個詞。

          

  大概可以稱為和幸福擦身而過的、小而再小、不能再多的那一點點微不足道的、對於青梅竹馬優子的戀心在他終於回到長谷津之後也驟然消逝殆盡。


  或許可以歸納得再簡單一點:他幾乎是沒有考慮過戀愛的,當維克多詢問他有沒有談過戀愛時,他理所當然地給出了否定的答案。


  像他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戀愛呢?對他而言,花式溜冰的一切就是全部。

  

  ...

2017-02-07
1 / 6

© 瘋人苑 | Powered by LOFTER